第5章 热竞技|中国有限公司----凤囚金宫(1/55)

热竞技|中国有限公司 !

两百万绿色水晶绝对不是小数目!凤囚金宫

李云霞对南宫云不满意,凤囚金宫但他不敢得罪他。他只能捡哥哥的软柿子,却见他冷笑:“哥哥真是...他出去的时候会花掉两百万绿色水晶。他再多出去几次,我们黎族就欠外债了。”

罗素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

李云霞看着罗素,好像他失去了灵魂。

南宫云面色阴沉。就在他采取行动之前,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他老人家撞了他的拐杖!

所有人都回去。

当他们认出是谁时,许多人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罗素。

“夏侯爷爷,你怎么来了?”李云霞捂着屁股飞了过来,抱着又老又白的夏侯药师。

夏侯药师拄着拐杖,不悦地喊道:“谁说李运岭慢性中毒了?啊!站起来!让老人看看哪个晚辈这么挑剔!站起来,站起来!”

夏侯药师嚣张跋扈,怒火四处蔓延。

其他人沉默了,但也习惯了。

因为大陆缺少炼药师,所以精通炼药师的更是稀缺。能在李部落中拿下这样一个夏侯炼药师已经是幸事了,所以也有必要让他独霸天下。

然而,罗素没有买他的帐,淡淡地说:“站起来,你怎么呆?”

“只有你?”夏侯药师疑惑地盯着罗素,然后像苍蝇一样不耐烦地挥挥手:“走开,走开,你乳臭未干,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走开。谁说李运岭患有慢性中毒?上前老人!而你,快说出是谁,不然就停药!"

夏侯药师的威胁对李部落的人还是很有用的。

因为,一旦被夏侯药师列入黑名单,这个人就不能终身使用夏侯药师炼制的药了。

“李云霞,你说!”看到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自己,夏侯药师开始点名。

李云霞犹豫着再看罗素,又犹豫地看着夏侯药师。

“说话!”夏侯药师愤怒的咆哮。

李云霞大吃一惊,然后迅速用手指着罗素:“的确如此...是她。”

夏侯药师不相信,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当他看到自己的目光经过的地方,大家纷纷点头,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头发还没长起来的臭女孩,真的是自吹自擂,狂妄自大。

夏侯药师怒视着罗素:“小姑娘,以后说话不要太大声,免得给大人惹麻烦。”

说完这句话,夏侯药师转身离开,因为他懒得和一个小女孩计较。

看到他转过头去,罗素只是笑了笑,并没有阻止,因为她觉得这个炼药师很有趣,虽然他看着它,却很容易赢得别人的好感。

见夏侯药师转身要走,罗素却没有回应,反而有人回应得比她还快。

那个人是姓。

云泰海假装没摸鼻子。61->;

...

但我还没等她站稳。

“砰!凤囚金宫!凤囚金宫!"

我的耳朵里有一种猛烈的关门声!

紧闭的门几乎擦到了她的鼻尖。

姚佳大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她害怕南宫云的眼睛。

她从一岁开始就看着女王陛下杀人,从两岁开始就要杀人。她的勇气是经过训练的,无所畏惧!

她对很多人傲慢专横,但她发现自己害怕落眼……那是一种自惭形秽之后的自卑和懦弱。

这时,整个营地似乎都静止了。

那些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假装头晕,不敢起来。

因为起床,意味着他们看到了姚佳大人被影子大人赶出营地的场景...真可惜!姚佳大人一定会找人发泄他的愤怒!

果然,大家都很有经验。

遥和大人愤怒的目光扫了一圈!

她被甩在后面,她想让所有人都下不来台!

她一伸手,侍卫迅速送来一条紫色九结鞭。

姚佳大人反手抽需要保镖,紫色九鞭携带深海玄铁精制成的倒钩。

紫色九节鞭被抽中,击中枪口的保镖立即飞出,远远地打在帐篷上,连续压倒三个帐篷。

“找!给我找!我找不到小贼,每人一百鞭!”姚佳勋爵挥舞着鞭子,怒气冲冲地走了。

一百鞭???

怎么能做远方大人的保镖?但即使这样,你也不能忍受愤怒的姚佳仙女的鞭子,你将被罚款一百鞭?

所有人都认为姚佳勋爵疯了!

然而,如果她又疯了呢?人家是下一任皇后!

姚佳大人走后,这群黑人愤然起身,压下心中所有的怒火,更加拼命的去找那个小贼。

但是小偷在哪里?

现在在他们影子大人的阵营里。

姚佳走后,罗素靠在屏幕上,对着南宫云笑了笑。

当他拒绝MoMo里那些疯狂的蜜蜂和蝴蝶时,她突然觉得他特别英俊迷人。

南宫云烟顺手摘下破面具,扔到一边。

他走到罗素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深邃如海,深情款款。

罗素打了她一记耳光,抬头看着她,清澈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钦佩。

南宫刘芸轻笑一声,把鼻尖刮得像玉一样清晰:“你在看什么?”

“看看你。”罗素双手环胸,慢慢地看着他,慢慢地说话。“我刚才特别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这是罗素第一次毫无顾忌地说他非常喜欢他。

这句话深受南宫刘芸的喜爱。

他想了很多次,再次见到罗素,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他从来没有想到罗素会说这样的话。

但是现在,在他问之前,她说了他最喜欢的话,果然,她只是欠了冷淡。

“想明白?”南宫云邪妩媚地勾起唇角,旋坐在柔软的长沙发上,罗素在他怀里打转。

这一刻,他,哪里还有当初面对遥和大人的冷漠无礼?那种让人望而却步的MoMo疏离感在哪里?

现在的他就像一个恋爱中的男孩,笑得满眼都是,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法控制的快感。

南宫刘芸不常笑,甚至只有罗素能看到他真正的笑容,但必须说,当他笑的时候,太阳和月亮失去了光芒,变得暗淡。

-

PS:谁说会被虐?这个不是很甜~ ~ ~ ~

“我想明白。”罗素用双臂搂住他瘦弱的腰,凤囚金宫把他的小脑袋埋在怀里,凤囚金宫发出低沉的声音。

南宫云纤细的手指挑起她尖尖的下巴:“告诉我,你懂什么?”

“我错了……”苏搂住他的脖子,像一只懒惰的小猫一样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南宫刘芸拍了拍她的小PP:“坐下说话。”

这样蹭来蹭去,他激动得受不了。他怎么能提问呢?

当南宫刘芸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你知道你这次有多危险吗!”南宫云烟揉了揉罗素的小脑袋,想了想,他觉得没有解恨。他又戳了戳罗素的小脑袋。“这么大一的陷阱,你在想什么?不去想,就往里面冲?”

面对南宫云的批评,罗素就像一个小妻子,垂着头,虚弱地说:“我想过了……”

南宫很生气,狠狠地教育了她一顿:“你有没有想过再犯这样的错误?”如果你想要武器印记,你就不能等我吗?找到我,有什么样的武器痕迹?一定要拿自己当诱饵吗?"

南宫刘芸哼道:“你知道姚佳有多强吗?有多厉害?能逃吗?”

罗素突然发出一声惊喜:“你刚刚赞美了那个女人!你觉得她比我强吗?我就知道!”

南宫云烟没好气地揉了揉罗素的小脑袋。这么夸张你想干什么?

“别转移话题,好好说话!”南宫刘芸板着脸教育罗素。

“哦。”罗素谦恭而虚弱地对他的手指和小媳妇说。“我没有...为了找到武器标记,我已经保存了十五种。”

再来三杯,你马上就能全部喝完。

她早料到会是陷阱,但是她会瞬移,所以她敢冲进大队长的营地,最后逃了出来,不是吗?

“集十八种,你的命重要吗?”南宫云烟气得想拍罗素的屁股。

“嗯——”

罗素偷偷看了一眼南宫刘芸。

他似乎很生气,眉毛都竖起来了。

有什么比较好的降火方法?

罗素想都没想。他直接揉了揉,紧抿着嘴唇,给出了一个甜蜜的吻。

她吻得又快又快,激动,热情,又让南宫云烟激动——

就在南宫刘芸准备教训罗素的时候,他主动让她明白了这个错误——

“喵——”

营地外有轻微的喵喵声。

当南宫刘芸袍被举起来的时候,它会被一巴掌拍下来。

敢用罗素的柔情来打扰他,死而无憾。

但是罗素推开了南宫云,然后她的身体瞬间弹起,飞向门口。

她回头的时候,已经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奶狗了。

南宫云烟摸了摸柔软的嘴唇,用可怜的眼神看着罗素怀里的小奶狗。

罗素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脱下绑在小龙背上的布袋。她打开一看,顿时乐了:“咦,是武器印记。”

罗素双手把小龙搂在怀里,像抱婴儿一样抱着他,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小龙,你太棒了!”

南宫云烟的脸沉了下来,脸色越来越不好。

凤囚金宫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移动的。我看到他的长袍闪过,凤囚金宫小龙消失了。

不,凤囚金宫看,走???

罗素目瞪口呆:“你在哪里...你从哪里得到它的?”

小龙刚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南宫云烟端来一杯香茗,悠闲地喝着。老神看起来像是在地上。

罗素很着急,抖了抖袖子。“小龙在哪里?”把小龙还给我。"

南宫云烟哼了两声,装作没听见,他也转向了右边。

罗素蹬车向右跑。南宫云哼了两声,傲然转向左边。

这个或者那个霸气的MoMo残忍的影子大师在哪里?就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好吗?

罗素厌倦了跑步。她伸出洁白如玉的双手,捧着南宫刘芸独特的美丽,让他的眼睛看着她。

罗素不得不感慨,他的皮肤白得像美丽的瓷器,细腻柔软的触感让人流连忘返。

“喂,你把小龙藏在哪里了!”罗素故意板着脸,非常认真地逼供。

南宫平嘴默默地看着罗素,沉思了一会儿,说:“今晚和我在一起。”

他的眼睛像墨水一样黑,像星星一样闪亮,像浩瀚的黑海,让人看不透。但是罗素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爱和相思,还有一丝不安的不确定。

他在其他事情上是如此自信,但是当他对待她时,他是...

如果是以前,罗素会拒绝矫情,说男女结婚前怎么能同居,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冷静沉淀,罗素的想法渐渐改变了。

罗素没好气地捏了捏他白皙的脸颊,感觉很柔软,他的心更柔软了:“如果你抓住我,我不会离开,我当然会留下。”

南宫云烟眼底闪过一片空白,惊讶,接着是喜悦和狂喜。

嘴角上扬,却板着脸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罗素觉得非常可爱,非常有趣,喜欢它。

“哦。”南宫云烟淡淡地哦了一声。

“哦,什么,我很开心很开心,还装。”罗素生气地看了他一眼。“来吧,把小龙还给我。”

“谁对我和它重要?”南宫云烟板着脸,看着她,严肃地问道。

罗素怎么觉得南宫云这么幼稚?不,比小孩子还幼稚。

“我掉进水里的同时它……”

罗素愤怒地瞪着他:“你很重要,你是最重要的,你比任何人都重要。不管你同时掉进水里的是谁,我都要先救你,嗯?”

南宫刘芸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于是他的绅士把藏在袖子里的小龙交给了罗素。

但他也警告:“不要亲!”

罗素吐吐舌头,原来她刚才犯了这个忌讳,我终于想通了。

“小醋桶。”罗素吐出他的舌头。

“嘿,武器标记?你藏在哪里了?”小龙显然背着一个小包袱,罗素非常清楚这是武器的标志。

当她潜伏在大队长的营地外时,她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分成了两种方式。

她进入了大队长的营地。有武器痕迹就好。如果没有,她可以把大队长和姚佳大人钉在这里。

而小龙可以借此机会潜入姚佳大人的营地,凤囚金宫盗取武器标记。

事实果然如此。大队长设计了陷阱让她钻。她跑出去了,凤囚金宫小龙也偷走了武器标记。她刚刚看到了。怎么...

罗素的目光转向了南宫云。

在南宫云美丽的外表上,一个模糊的光晕被朦胧的月亮光晕染得让人窒息。他端着香茗看着流浪的罗素。

“你放好了吗?”罗素问道。

南宫云烟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把它还给我,我刚摸过它。行李里有两个武器痕迹,对吗?加上我有的,我有十七种!!!"罗素坐在南宫云烟的大腿上蹭来蹭去,蹭得南宫大人几乎控制不住。

南宫大人哼了一声,却故作镇定:“请。”

罗素哼了两声:“谁说的,只要他有,只要我想要;谁说的,他的一切,只属于我一个人;谁说的……”

南宫刘芸使劲揉了揉罗素的头:“明天我带你去最后一个陵墓。”

“真的?”罗素的眼睛是明亮的。

“嗯。”南宫云掀开被子,拿出毛茸茸的小东西。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你在干什么?”罗素一步冲上去,小龙就要被带走了。

然而,南宫云把小龙高高举起,罗素跳起来也够不着他。

小龙在日常生活中是大摇大摆的,但他就像手里的小猫,而且他很听话,只有一双清澈萌萌的眼睛,像小猫一样窃窃私语。

罗素够不到他,于是他跳到南宫云头上,然后把小龙抓在手里。

罗素和浑身发抖的小龙一道,恶狠狠地盯着南宫刘芸:“你为什么欺负它?”

“扔出去。”南宫云不悦的皱眉。

“不可能。”罗素拒绝了,“如果它被姚佳发现了呢?她会杀了小龙!”

“呜呜呜~ ~”小龙拼命点头,浑身颤抖。他的小爪子抓着罗素的胸口,他的小脑袋蹭着罗素的脖子。

“要不要带着它和你一起睡?”南宫云听起来很冷。

罗素点点头。“我会和它一起睡。感觉不好就去别的地方。”

罗素什么也没说,抱着小龙跑到床上,平躺在被子上,很快她就被卷成一卷,只露出两个小脑袋。

南宫刘芸:“…”

这是赖丁?

罗素冲他笑了笑:“那我先去睡觉了,你忙,你忙~ ~”

罗素抱着小龙,向床边滚去。

这几天为了得到武器印记,她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真的很累。

现在回到南宫云,她的心里充满了一种熟悉的安全感,所以她很快就抱着小龙睡着了。

在黑夜里。

南宫云烟一直板着脸坐在椅子上。

等了半天,没等小姑娘讨好我,却听到她睡得像猪一样呼吸顺畅。

南宫云烟暗暗生气,终于忍不住朝床上走去。

早上开始的时候。

橘黄色的晨光洒了进来,凤囚金宫地面像一层薄薄的淡黄色薄纱。

罗素睡了一夜好觉,凤囚金宫第一个醒来。

她记得睡觉的时候把自己卷进了一个管子里,但是现在,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而她却在一个温暖的怀里。

那温暖的拥抱和熟悉的气息,不用看也能看出来。是南宫的流云。

他还在睡觉,呼吸顺畅,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气味。

凤囚金宫

罗素趴在床上看他,凤囚金宫看着他安详地睡着。

他双目紧闭,凤囚金宫呼吸悠长,嘴角微微翘起,有一种孩童般的纯洁。

所以漂亮精致的五官赏心悦目。罗素认为她前世的世界百强电影明星都不如她的南宫。

罗素双手托着下巴,愉快地看着他,她的心都要醉了。

突然,一只手把她抱了回来,向前推了推。罗素突然撞到南宫刘芸的怀里,向他扑来。

“嗯,我鼻子疼。”罗素被埋在南宫刘芸的胸口,发出低沉的声音。

“我这里疼。”南宫云烟指了指他被罗素击中的地方,那是他的心脏。

他说的是一句双关语。罗素听过吗?

罗素捧起他的脸,真诚地向他道歉:“南宫,我真的想明白。上次我不好,处理不当。当时是不是特别生气?”

南宫云烟不说话,深邃的眼睛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罗素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声音轻柔:“那时候,我应该让你全权处理这件事,对吗?”

“你不该相信无忧无虑的话。就算她说的是真的,我也应该让你处理罗哥的事情吧?”罗素深情地揉了揉胸口,深深地吻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深情地盯着他。“你能原谅我吗?”

虽然昨晚含糊其辞地提到了这件事,但罗素知道,如果要说清楚,就应该说清楚。好的沟通比生闷气好得多,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误会。

“我想告诉你,我很在乎你,很在乎你。”罗素盯着他看了一会。“我自己还我欠女人的情,你还男人,嗯?”

南宫刘芸板着脸,没好气地哼道,“什么意思?暗示我吃醋?”

还吃醋?我觉得你是个大醋坛子!还是故意板着脸。谁看不到你的脸要笑了?

罗素愤怒地推开他的胸膛,仿佛要离开:“不同意就算了……”

但是在她站起来之前,她发现脚下有一只空。她再看的时候,已经被南宫云抱在怀里了。她抬头一看,是他英俊非凡的样子,还有那双迷蒙的眼睛。

苏刚刚张开嘴,但她看到南宫流动的云弯下腰,紧紧抓住她的呼吸。

他的吻刺激,凶狠,狂野!

带着霸道的占有欲。

就在两个人疯狂热吻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影子。”

是姚佳。

罗素愤怒地攥紧拳头:“妈的!”

南宫刘芸本来不开心,但看到罗素的小模样,我突然开心起来:“乖,别生气,晚上我会满足你的,嗯?”

罗素突然脸红了,打了他一顿:“你在说什么!”

南宫刘芸太无赖了,不敢和他说话。

当时,姚佳觉得有点不对劲。

因为影子其实设置了禁锢之术,用灵气禁锢了他的阵营,她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不只是现在,为什么突然...里面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吗?遥顿时急了!

南宫刘芸拍了拍罗素的小屁股:“起来穿衣服。”

罗素搂着他的胳膊,凤囚金宫一动不动:“我只听到新人们在笑,凤囚金宫但没有看到老人们在哭。”你确定不要我了,呜呜呜~ ~”

“要我马上做你吗?也不是不可能。”南宫云的黑星星眼睛闪闪发光。

“流氓!”罗素很快起床穿衣服,但她仍然问:“我该怎么办?还躲在屏幕里?”

南宫刘芸想起了罗素以前的样子:“扮演一个小仆人。”

“好!”这个罗素有经验。

“什么时候玩?”罗素很有兴趣问。

“十三。”南宫刘芸说:“昨晚,十三号成了你的替死鬼。现在正好适合你弹。”

原来,昨晚罗素被南宫云带回营地之前,南宫云也做了一件事,就是把十三号当替死鬼,设计成原来的十七号。

姚佳和他们杀死了罗素的小贼,但事实上他们杀死的尸体是13号。

罗素现在可以打13号了,名正言顺的留在南宫刘芸身边。

为了发挥方便的作用,罗素刺伤了这些她密切关注的人的脸,并使她被智慧头骨提升的大脑更加健康。它非常容易使用,她只看了一眼,就永远不会忘记。

罗素屏住呼吸,开始冥想,很快她就变成了13号。

这时候,外面的偏僻,已经奄奄一息了。

南宫刘芸拍了拍罗素的头:“别离开我这边。”

“嗯!”罗素郑重地点点头。

南宫云烟将被禁止在门口撤回。

“嘭——”姚佳站立不稳,朝它倒去。幸运的是,她很快稳定了自己磕磕绊绊的脚步。

“影子你——”姚佳看见影子大人穿着白色的锦袍,悠闲地坐在那里,身边站着一个瘦瘦的黑衣人。

姚佳看了一眼罗素腰上的牌子:“十三,你先出去!”

她有事要告诉暗影之秋。

罗素看着这个强大而霸道的情敌,撇着嘴不听她的话。

姚佳不可置信地看着13号!

还有人不听她的命令?这就是死亡的节奏。

姚佳睁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南宫刘芸冷冷地瞥了一眼:“你昨晚抓到小偷了吗?”

姚佳像神一样崇拜南宫的流云。他的怒气平息了,笑容诱人而愉悦:“好吧,被抓住的只是一具尸体。”

那是17号的尸体,不是赝品。

“武器痕迹回来了吗?”南宫云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

“这个……”姚佳紧握拳头,愤怒而沮丧地说:“没有。”

南宫云慢慢品着香茗,浓雾蒸发,遮掩了他眼中闪过的冷笑。

“难道不是她身上有十五个武器痕迹,一个都没找到吗?”南宫云的声音很轻,像羽毛一样飘落,但在遥远的脑海里,它听起来像是一座压在脚下的山。

她抬起头,看到了他的不屑和嘲笑。

遥和眼睛瞬间气得通红。

他可以打她,可以骂她,可以冷落她,但她最受不了的是他不看她!

微勾不屑唇角的弧度,是遥心里的噩梦。

凤囚金宫

“我……”姚佳还没说。

但我看到南宫刘芸在挥手。“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么做。”

“我……”

“1号对你来说不是武器标志吗?拿来。”南宫云烟看着她,凤囚金宫伸出她纤细如玉的手指。

姚佳勋爵在这一刻从未如此尴尬过。

你有没有好好看过她?今天很少主动问她,凤囚金宫她居然...

南宫云烟伸出手,无意收回。

姚佳的脸变得又青又白,过了很久他才内疚地低下头:“武器痕迹...不见了。”

“没有?”南宫云烟眼底浮现一抹讥讽,“堂堂正正和大人下了拘留所,武器痕迹还能被偷?哦,你真的不怎么样。”

姚佳的脸似乎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顿。

别人这样说她的时候,她早就冲上去一巴掌把对方打死了,可偏偏是个影子。

他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冰锥,戳进了她的心里。

“我...我会拿回来的!你要相信我!”姚佳担保。

南宫刘芸冷笑了一声:“滚!”

姚佳真的很惭愧留在这里,并立即转身迅速离开。她一边走,一边气得脸色铁青。

昨晚如果不是1号叫她,她营地的两把武器的痕迹怎么会被偷?!

因此,姚佳大人现在正在愤怒地报复。

如果她知道,其实武器印记已经到了南宫云,但他还是故意找她要武器印记。我想知道姚佳大人是否会绝望。

姚佳走后,罗素笑着说:“你真坏。你故意用姚佳的手来惩罚船长。可怜的船长!”

苏落越来越觉得南宫云烟肚子黑。

南宫刘芸二话没说,和罗素一起离开了营地。

最后的陵墓。

这是一个巨大的湖,几乎是无边无际的。

“最后一件武器就印在里面。”南宫云烟坚定地说道。

罗素的怀里钻出一个小脑袋,它听了南宫云烟的话,顿时嗷嗷叫着同意了。

南宫云冷冷的目光划过过去。

当小龙接触到他的眼睛时,他立即缩回罗素的胳膊,一动不动,他的小爪子微微颤抖,这显然是害怕。

罗素没好气地白了南宫刘芸一眼:“它还很小,别吓着它。”

小龙的小脸看起来很严肃。

南宫云烟嘴角冷笑,目光如电,扫向小龙。

小龙立刻默默地从罗素的怀里爬出来,默默地爬到地上,默默地抱住罗素的裤腿,挂在上面。

罗素:“……你就不能对它友好点吗?”很尴尬。"

“胆子太小了。”南宫云烟负手而立,星辰遥望远方天空。

“你想要什么?”罗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南宫刘芸笑了笑,但什么也没说,而是有一股寒意从小龙的心底升起...太可怕了,呜呜呜~ ~ ~

最后一座陵墓,别人到处都找不到,但南宫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所以一旦你去找,就能找到。

罗素认为要得到武器标记,她必须经历一场激烈的战斗。要知道,她之前参加过很多突破关卡的活动。

熬过南宫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罗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她只抱着小龙,凤囚金宫顺从地跟着她。万物自有南宫云。

南宫云烟所谓的出手,凤囚金宫对他来说,也不会是挥着宽大的袖子。

一堆魔兽怪物跑出来,南宫云的衣袖一扫。突然,这些魔兽怪物就像塔罗牌一样,咕噜咕噜地摔成一团,再也爬不起来了。

遇到难题。

还没看完罗素的题目,南宫刘芸已经给出了正确答案。

所以

即使罗素想帮忙,他也不能介入。

因为南宫云朵正背着她直直的往前走。

边走边和她说话。

遇到魔兽怪物,挥动袖袍,魔兽怪物会向两边倒下,中间留下干净的小路让他们通过。

罗素让我大开眼界。

这叫突破?

就像在自己的后花园散步,好吗?

原本强硬的防御,就南宫云烟而言,不过是如豆腐一般而已。

突破陵墓需要日日夜夜。南宫刘芸和罗素从头到尾走了不到半个小时。

仍然是南宫刘芸没有尽全力。他注意到了罗素的行走速度。

罗素看着最后一级:“……”

“这怎么可能……”罗素想哭。

“怎么?”南宫云烟美丽的剑眉微微一挑,英俊不凡的外表勾起了一丝邪魅的笑意,他深邃的星眸直勾勾地看着罗素。

“你简直是过家家!”罗素痛苦地抱怨道。

你知道,她之前为了得到武器印记经历了多少困难?但南宫云他其实...他竟然直接一路走来,然后,手掌摊开,武器印记自动跑进了他的手中!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罗素对此深信不疑!

“你强!”罗素对南宫刘芸竖起大拇指,同时默默地为他之前的努力观察了一些蜡。

南宫云烟骄傲地扬起了眉毛。

“我就知道你这么厉害,我还抓什么抓什么。当风吹到水面时,很危险。好几次差点丢了人。”罗素叹了一口气,然后抱怨南宫云烟。“都是你,通信不接。谁知道你来不来?”

说到这,就要翻旧账了。

南宫云烟摸了摸鼻子,把三个武器痕迹都塞进了罗素的怀里。

本来想用武器印记留住她,不让她跑掉,现在走到一起了,应该去找白泽的基业。

南宫云给三个武器标记,罗素有十五个,正好十八个。

当罗素把所有的武器标记都拿出来放在地上的时候——

神奇一幕出现了!

冷岳剑,天锤,多莉枪,天斧...十八种武器,在一瞬间,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种强光围绕着十八种武器。放眼过去,我们只能看到一团白光和武器上奇怪的“万字”符号。

突然,地面发出震颤,仿佛山川汹涌。

苏自觉向后退去,而南宫刘芸更早一步站在她面前,帮她挡住飞尘和物体的攻击。

四翼天使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凤囚金宫她不顾一切的想要逃跑。

但是罗素的阴影之剑已经高高举起。

然后,凤囚金宫一砍!

一道锋利的剑芒闪过。

“喂!”

清脆的声音。

四翼天使曼妙的身体倒在地上,身体被罗素劈成了两半。

这里的魔兽实力在八阶和九阶左右,所以他们在晏子战斗后已经在7788年倒下了。

在罗素解决了最强大的四翼天使之后,战争结束了。

这时,从未加入过战圈的罗青云迅速跳了出来,拿出怀里的宝贝令牌,在魔兽上逐一扫描。

其实在北辰影打几场血战的时候,洛姑娘已经在扫魔兽尸体了。

当战斗结束时,几乎所有躺在地上的7788魔兽都被扫荡一空。

他们非常好奇想看北辰影业。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女孩拿着令牌对着魔兽头骨扫描。而且,她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基本上令牌穿越了,一道白光闪过。然后走向另一个目标,一边扫一边低估:“蚊子再小也是肉,根本不能浪费。”

在这一点上,只有罗素和晏子看起来一样。

罗小姐扫了一半后,她的注意力被吸引了。

因为此时,罗素是一把剑,把四翼天使劈成了两半。

洛姑娘朝我飞来。她的目标不是罗素,而是在地上一分为二的有翼天使。

她激动得差点流口水,嘴里的令牌因为怕被抢第一个飞向四翼天使的头。

然而,在她的令牌被带到有翼天使的头上之前,她手中的令牌已经转手了。

罗小姐看着手里的空空。下一刻,她勃然大怒,抬头盯着罗素。“你在干什么?赶紧把令牌还给我!”

“这是你的令牌吗?”罗素平静地看着手中的令牌,微笑着。

这是一枚青铜奖章,手掌大小,青铜色,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罗素又用手敲了敲,耳边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你想死吗?把令牌还给我!卖一点点,卖不起一百!”洛姑娘显然生气了,打算逃跑。

然而,在她冲到罗素身边之前,晏子悄悄伸出一只脚,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毫无准备的女生直接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鼻子差点喷出鼻血。

“你们这些混蛋!敢犯以下罪行!不杀你!”洛姑娘滑了上来,指着罗素的头骂。

但她不敢伸出手指,罗素手里的影子剑从上到下朝她的手指砍去!

幸好罗小姐反应快,抽回手,否则白如玉的手掌会被七根砍断。

洛姑娘吓了一跳,眼里终于闪过一丝惊恐。

“你...你敢!”洛姑娘的心像火焰一样愤怒,但当她想到罗素的四翼天使之剑时,她有力地把愤怒压了回去,但她的脸仍然看起来很愤怒。

“你敢不劳而获,凤囚金宫我们怕什么?”玩弄着罗姑娘的令牌,凤囚金宫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的令牌怎么了?你刚才在干什么?”

洛姑娘冷哼一声,不回答。

“不想说吗?要不要我替你说话?”晏子笑着拍了拍罗小姐的肩膀,指着地上被扫描后消失的魔兽尸体,冷冷一笑。“十具这样的魔兽尸体可以换一分。我错了吗?”

“你!”罗小姐脸色微变,指着他们说:“你们不是外地人吗?你怎么知道炼狱城的积分兑换规则?”

晏子却微笑不语。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炼狱城的积分兑换规则?这不是开玩笑吗?

“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听外面的人说的吧?”罗姑娘依然充满了优越感,冷冷地对耳语道。“炼狱城的令牌每一块融入主人的血液后都不一样。你抢我的令牌没用。赶紧还给我!”

“不退怎么办?”罗素淡淡笑着说道。

“哼,那你就去死吧!你们这些凡人,没见过令牌,真是可怜!就算能成功拜入炼狱之门,至少也要五年才能拿到这样的令牌。但你拿我的没用。这个令牌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能用!”

罗素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眼里带着微笑:“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四翼天使?这个四翼天使有什么特别之处?”

罗素一边说,一边用脚趾踢了踢地上已经变成死尸的四翼天使。

此时,四翼天使身上覆盖着一层微弱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速。

罗老师一看,顿时急得跺脚。“快点!你为什么不扫描她头上的令牌?你真傻,很快四翼天使就消失了,积分也跑了。这是四分,四分!”

罗小姐急得哭了。

因为天使很少,偶尔只能遇到一两个,天使的评分是所有魔兽中最高的!

其他魔兽,辛辛苦苦杀了四十只,也就四分,但是四翼天使杀了,直接就能得到四分,所以罗姑娘才会这么着急。

罗素抬起眼睛,向晏子示意。

晏子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并在有翼天使的额头上拍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枚银令牌。

“八分。”晏子笑眯眯地把上面的数字递给罗素。

事实上,它准确地显示了一个鲜红色的数字:8

几秒钟后,数字消失,然后令牌恢复到原来的颜色。

“银牌?为什么手里有银牌?”洛姑娘傻了,傻乎乎地盯着晏子手里的令牌!

只有几个内荆门弟子会得银牌。为什么她会有银牌?究竟为什么!

罗素和晏子相视一笑,却不理罗小姐,把她丢在一边。但罗小姐显然不会被忽视。她盯着晏子冷冷地说:“你从谁那里偷了这个令牌?”

“管青怎么了?”晏子看了一眼她非常吊。

“你!凤囚金宫”罗小姐深吸了一口气,凤囚金宫指了指晏子。她的眼神很恶毒:“你们杀人夺宝吗?”

晏子笑了笑,但没有理会女孩,也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他只和罗素聊天。

北辰英问:“你刚才不是说四翼天使只有四分吗?为什么有八分?”

“因为这是银牌。”余光看了一眼罗姑娘,眉宇间带着一丝得意。“铜牌自然是原点,银牌可以翻倍。”

“难怪现在已经变成八分了。这样的话,金牌不是更多了吗?”

“金牌当然可以翻倍三倍,而钻卡据说是四倍。”晏子笑着说道。

“还钻卡,你见过钻卡吗?那不是三长老的事,只有城主有!”罗小姐冷冷一笑,眼睛冷冷地盯着晏子。“有了这个令牌,你敢进入炼狱城吗?”

“为什么不呢?”晏子耸耸肩。

“好吧,既然你敢进,我就敢带你进去!”洛姑娘下定决心,回去后,一定要把它留下来。

可能是炼狱城的精英弟子在外面走的时候被杀,然后被杀被抢。

实际上,刚才她吓到了罗素。杀人后血契自然解除,令牌也可以转手。在炼狱城,很多弟子互相残杀,为了从对方身上获得积分。

而和她一起组织小组在血雾森林狩猎的兄弟姐妹们确实被魔兽攻击了,但是...魔兽确实是由她领导的。师兄与魔兽双方对战时,她出现,杀人,拿令牌,扣分!

所以现在她在这个令牌里有很多点。

在炼狱城,所有暗杀伎俩都是允许的。因为在各种暗杀伎俩下活下来的才是真正的精英。

她害怕晏子会做同样的事情,杀了她,然后抓住她的令牌,所以她警觉地盯着晏子,准备* * * *。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晏子似乎忘记了她,只想和她的一些朋友聊天。

晏子问罗素:“我们是直接出去,还是在里面玩,收集一些积分?”

晏子的意思,自然是收集更多的点。

“进入炼狱城后,积分到处都在使用,但是赚取积分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我们还是尽量在这里多呆几天。毕竟在这里刷点还是很不错的。”晏子熟悉地说,“它还在外面。越往里走,遇到天使的几率就越高。别说四翼天使,就算是六翼八翼,只要我们玩过。”

紫嫣越说越激动,而罗素等人的眼睛亮了起来。

的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练习场所,也是赚取积分的捷径。经过刚才晏子的银牌测试,罗素暗暗高兴。

因为她手里不仅有一枚金牌,就连主也给了她一张权威很高的钻石卡。刚才晏子说可以转五圈!

也就是说,四翼天使,如果她用她的钻卡,那就是整整20分。杀魔兽就得杀两百...罗素真的越来越兴奋了。

在决定了这件事之后,凤囚金宫罗素把注意力转向了罗青云这个女孩。

“你是去还是留?”

罗素没有随意杀人的习惯。

此外,凤囚金宫在她看来,这个女孩虽然冷酷自私,但还不够坏,所以罗素愿意给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你...想让我走吗?”看到晏子的银牌后,罗小姐已经从心中退了出来。

其实罗青云心里就知道令牌绝对不会是杀手,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她绝对不会回到炼狱城,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是内城弟子!

想到这,罗青云的脸都白了。

她想到了这支队伍一路上所表现出来的力量,想到了她对他们的发号施令...她心里又惊又怕,突然听到罗素说让她走,心里顿时一惊。

“你真的没有...杀了我?”洛清云颤抖着声音。

“为什么要杀你?”罗素淡淡的瞥了一眼。

但作为正常情况,不应该都是杀人,都是赢分吗...当罗青云看到罗素不明白时,她心里很高兴。她抓起罗素手中原本属于她的青铜令牌,像一只受惊的小鸟一样向前跑去。

“怎么害怕成这样?我还会偷她的分吗?”罗素苦笑着摸摸下巴,问晏子:“我看起来真的那么凶吗?”

晏子淡淡地笑了笑:“其实,在炼狱之城杀人和赢分是很常见的。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

炼狱城,炼狱城,叫炼狱,能有和平吗?

“以她的实力能有多少分?”北辰影脸不在乎。

“没有,其实她的令牌里有不少分,至少不会比我差。”晏子苦笑。

当她离开炼狱城的时候,实力还很弱,没攒多少积分。

不要以为寨主的弟子有优待。其实他们在待遇上没有特权,甚至比普通弟子还要严格。她也是铜牌,但是三哥给了她这个银牌。

事实上,罗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名片才瞒着罗青云。因为手里有地心引力空,在群攻中很有用,但是她不想很快暴露自己的底牌,所以是支持女生的最好方法。

他们短暂休息后,讨论了作战对策。

因为夜鬼和蓝影的实力相对来说比较多,所以这场战斗主要是磨练他们两个,辅以收割点。

也就是说,尽量给他们战斗的机会。

只有遇到强大的* *,比如四翼天使和六翼天使,罗素才会出手相助。

休息过后,在晏子的带领下,他们开始前进。

天使城堡从外表看起来很大,走在里面之后,感觉越来越宽广无边。

没有了那个不堪入目的罗青云姑娘,他们都安心了,也不那么害怕说话了。

走着走着,晏子给了大家一座科普城堡:“虽然天使城堡外面很大,但里面有个洞,因为里面的空被师父扩大了,没人知道里面有多大。”

“那我们怎么出去呢?”罗素环顾四周,凤囚金宫问道。

“出去不难。每个大厅都有一个刷卡器。”晏子指着墙上的暗手印解释道:“只要把令牌刷在这个刷卡器上,凤囚金宫它就会自动出去,但是出去之后还要一个月才能进来,这么多次,我们都不会轻易刷出来,除非遇到不做不死的情况。”

“真的很先进,比科技文明好。”罗素看着那个黑色手印,惊讶地摇了摇头。“这个手印应该是城主留下的吧?”

“没错,据说整个炼狱城都是师父亲手建造的。”晏子的眼睛闪着骄傲的光芒。

“对了,这只魔兽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没见过?”夜鬼好奇地问。

他也是见多识广,但是魔兽只有一个叫不出名字,这让他感到有些失落。

晏子笑着说:“那些是魔兽吗?自然你没见过,因为都是我们飞机的。”

“什么?”罗素感到好奇,“不是我们的飞机全部,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大陆上还有别的飞机吗?”

晏子点点头,眼里带着一丝严肃。“我无意中听师父提起过这件事。大师说,整个宇宙有无数个位面,像我们这样的物质位面也有无数个,而这些魔兽都来自于那些和我们水平相同的物质位面。”

当罗素第一次听到这种信息时,他感到有些困惑。

她一直认为大陆很大,当她到达整个大陆的顶峰时,她可以做爱,可以做任何事情,但现在听晏子的话,宇宙中有无数个平面与大陆相似。

“他们能过来,我们也能过去吗?”罗素的心里隐隐有一丝兴奋。

晏子听到这话,摇了摇头。“师父之所以不在炼狱城,是因为他在无数位面游荡。他好像在找人……”

随后,晏子的目光落在罗素的身上,压低了声音说:“我以前不明白,但是在东晋王府,我想问问师父对你的态度...你长得像你妈妈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傻瓜。

虽然当时谁也没说,但他们或多或少能猜到一些。

罗素淡然一笑:“那是长辈之间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作为年轻一代,我们不应该谈论它。”

晏子也笑了:“咯咯咯是绝对正确的。对了,刚才说的魔兽是师父从各个位面旅行的时候带回来的。不知道师父是怎么做到的。反正魔兽心目中的晶核是和令牌相连的。只要魔兽被杀,令牌一扫描就会自动出现在令牌上。是不是很神奇?”

“太神奇了。”罗素充满了赞美。杜克勋爵玩的这手牌和现代人玩的二维码很像,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怎么做到的。

“只有天使城堡才有机会刷魔兽求积分?不是很挤吗?”蓝好奇地四下看了看,才发现里面很安静,好像整个天使城堡只剩下他们一队人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