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49719.COM|中国有限公司----问道章(1/80)

49719.COM|中国有限公司 !

紫苏安,问道章问道章曾经是一个伟大的护国将军,问道章问道章就像一只真正的狗,嘴里塞满了树皮。

东方玄开心地笑了。

一边是南宫刘芸的家人,另一边是罗素的家人,但现在他们都让他像狗一样践踏。

这种快感对于人类来说是不够的。

“南宫云烟不会死的!他会回来为他父亲报仇的!”景帝眼里有愤怒,有懊恼,有屈辱,有不甘...

但最后他脖子一歪就死了。

为了不活苏丽珂子安,翟晶咬着舌头。

东方玄睁大眼睛睁大眼睛看着景帝,但随后他就像扔垃圾一样把景帝扔在了自己的脚下。

皇帝死了,被随便扔进了一个球,对整个皇族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

紫苏安看着死去的皇帝,心中闪过一丝惊恐,但随即又兴奋起来。

电死有赏!

看东方玄的架势,罗素和南宫刘芸真的死定了!

南宫云烟也就罢了,但是罗素...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狰狞的冷笑。那个从家里出来的臭女孩几天都跑不了,现在她还没死。

“来,杀了南宫家...!"东方玄吩咐道。

突然,四个身影在他身后飞了出来。

这四个人物都是东方玄的手下,十阶实力。

这四个人向四个方向飞奔。

手点着了,整座宫殿转瞬间就毁了。

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一旦宫殿被烧毁,南宫皇族的统治就真的结束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

两个人影从四面八方射来。

“住手!!"

一个响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当声音停止时,两个人像箭一样射向皇宫。

北辰影一眼就看到了睁大眼睛躺在地上的景帝。

他不在乎皇帝的身份,但他要注意南宫云之父的身份。

北辰影心中焦急,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

他把手指放在景王的鼾声上。

没有气息。

“他死了吗?”北辰荫当场怔了怔,然后缓缓起身,转过身,死死盯着东方玄,目光如狼似虎。

东方玄看到北辰影,心中有点惊讶。

但是,当他一开始想到北辰英和晏子就在门口的时候,马上解释了一下,然后讽刺道:“我还以为你会为了你所谓的兄弟而下葬呢。目前,你不照顾自己吗?”

东方玄正在看着坠落的红莲爆炸。

因此,他下意识地认为南宫云和罗素甚至不会死。

“谁告诉你南宫刘芸死了?”北辰英一步一步慢慢走了上去,最后站在东方玄面前,冷眼看着他,像个白痴一样看着他。“你犯了死罪,自己都不知道。太蠢了!”

傻?

被冠上两个蠢才的东方玄,一下子不高兴了。他突然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阳光下最有趣的笑话。

“傻?你是说这个座位蠢?”东方玄不笑了,逼近北辰影,眼神凶狠暴戾如饿狼。“好,好!很好!”

白公子能给她什么奖励?无论回报有多高,问道章都值得小龙的努力。因此,问道章罗素绝不会卖给他们小黑鱼。

只有当他们选择了自己剩下的,不需要的,她才会考虑把它变成财富。

老管家哪里会想到罗素对他的精神宠物这么好?因此,他不能责怪罗素,只能自己叹息。

因为月牙湖,每个人对罗素的印象都突然上升了。

大家都很清楚,从一开始,罗素就说月牙湖有危险,给大家一个警告,但是大家都不听她的,都有危险。

最后是南宫大人救了大家脱离危险。是罗素亲自安顿了小黑鱼。

因此,在团队中,每个人对罗素的蔑视很快变成了钦佩和热爱。

因为南宫大人高深莫测,人迹罕至,所以罗素比较近。

因此,不知不觉中,罗素成了队里最受欢迎的人物。

罗素在这里欢欣鼓舞,然而,金元宝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争吵。

东方傻子原本以为这次有一条小黑鱼,他一定会一举拿下对方的全队。然而,最后的结果,却让他目瞪口呆。

其实他和金元豹就在不远处,看着手中的千里眼,见证着整个过程。

在东方,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黑鱼被罗素的拳头砸死,然后在被小龙吞噬的过程中,金元宝眼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

“东方叔叔!你不是说小黑鱼很厉害吗?现在是怎么回事?”金元宝愤怒的盯着东方傻子!

东方傻子被骂醒了。

作为长辈,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东方傻子是不会高兴的。

他盯着金元宝大声说:“小黑鱼很厉害。我本来以为会成功的,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女孩还有宝藏呢?”

“呵呵。”金元宝冷笑,“既然如此,东方叔叔就不应该这么满口的话!既然失败了,那么之前承诺的条件自然不算!”

东方傻子闻言,差点就看穿了!

小黑鱼被对方吞了,他已经心碎了。结果金元宝还说之前的条件都不算,东方傻子一下子就火了!

“你这个小畜生,过河过河过河,过河拆桥!”

“那比东方大叔吹牛强!”

“你!!!"东方傻子气得脸红脖子粗!

“我怎么样?至少我不会说大话!”金元宝冷笑。

两个叔叔长,侄子短,但是小黑鱼失败后,两个字几乎是指着对方的鼻子谩骂。

一场猛烈的爆炸之后,东方傻子作为大叔,第一个被打败。

“好,好,金元宝,我被你骂成这样,我也没有一巴掌打死你。你应该给老子一个急停。”东方傻子这句话,相当于示弱。

金元宝想到东方傻子的实力,意识到自己太过分了,于是走下台阶。”东方叔叔这么说,我侄子忍不住不给面子。但是,正如我以前说过的,要杀死李运岭,条件就要生效,现在还是一样。”

!!ez+4954987 ->。

东方傻子愤怒的看了一眼金元宝:“你东方叔叔还能纠正你吗?说什么李运岭会杀了李运岭,问道章不仅杀了李运岭,问道章而且那个女人和叔叔也会抓住你!”

如果你说东方傻瓜最讨厌那个队里的谁,那不是李运岭,是罗素。

因为小黑鱼,东方愚人在偷鸡吃米饭之后,已经彻底讨厌罗素了。

“东方叔叔,你能行吗?”金元宝狐疑的目光上下扫视着东傻子。

一个男人怎么会被质疑?东方瑜马上拍了拍胸口说:“你个臭小子,之前只是个小测试。你东方叔叔自己还没拍呢!这一次,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你东方叔叔的本事!”

“好!那个小侄子就等着瞧吧!”金元宝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唤起方法,最后激动的东方傻子自己做到了。

金元宝很清楚,东方傻子很厉害,但是这个人胆小如鼠,绝对不会自己开枪,所以他会毫不犹豫的翻脸,还会逼东方傻子开枪。

但是此刻,罗素不知道东方傻瓜要亲自出手。

下一段路出奇的安全。

这是一次前往迦南森林边缘的愉快旅程。

看到迦南森林就在眼前,队伍中的每个人都很兴奋,难以抑制。

因为大家都知道,只要走出迦南森林,就安全了。

最后50英里。

三英里。

十英里。

……

一英里。

三百米。

一百米。

终于,大家兴奋地冲出了迦南森林!

抬头,前面是朗朗干坤。

蓝天空,纯蓝,晶莹剔透。

“天啊!我们走出去了!我们终于活着出来了!”

“而且一个月之内,安全出来!”

“大少爷,我们终于出来了!我们安全了!!!"

每个人都兴奋地欢呼雀跃。

但这时候,罗素和南宫刘芸对视一眼,他们两个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兴奋。

此刻,他们的表情仍然是淡淡的。

罗素看着李运岭,淡淡地笑了笑:“当你离开迦南森林的时候,你会安全吗?”

激动地抱住了罗素:“谢谢南宫主和苏小姐在迦南森林的护送。要不是你们两个,李早就在来的时候倒霉了!”

李运岭的眼里充满了感激。

罗素挥了挥手:“对金钱和货物没有感激之情,但你确定这里安全吗?”

“是的,离李部落只有三十里地。无论如何,对方都不会在这里设下埋伏。”老管家幸灾乐祸。

“是吗?”罗素微笑着看了一眼老管家。“你确定对方不会在这里设伏?”

老管家理所当然的说:“当然,你以为敌人是傻子吗?”好的迦南森林不在于埋伏,而在于埋伏在马平川这条大道的两边?哈哈哈——”

然而,管家还没笑完,嘴角的笑容就僵硬了。

因为,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了前方黑影的嗖嗖声,把所有人都包围了。

看到那个身影倒在我面前,老管家顿时都傻了。

!!ez+4954988 ->。

问道章

罗素耸耸肩,问道章对老管家笑了笑:“对方真笨。”

老管家:“…”

这群人是谁,问道章罗素并不清楚,但看着李运岭和老管家的表情,罗素猜到这群黑影肯定与当初来找李运岭的人有关。

“金元宝,是你!”李运岭眉头紧锁,冰冷的眼睛瞪着对方。

金元宝笑着看着李运岭:“李哥哥,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是的,真巧。宇哥这次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需要回到部落,现在就离开。”李运岭脸上保持着微笑,想和她的团队一起去。

可是,金元宝人会围住所有人,李灿云岭怎么走如他所说?

“嘿,李雄,不急着走。俗话说,不如相见。不如坐下来谈人生,谈理想?”金元宝双手抱胸,慢慢自信起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这群人。

李运岭眉头紧锁。

如果只是一个金元宝的话,就是这样,但是在金元宝的旁边,有一个又高又瘦的人,这个人李运岭知道。

东方傻子,实力强,行为怪异,真的很彪悍。

“金元宝,你想干什么?”李运岭冷冷地看着金元宝。

“你想知道?”金元宝似笑非笑。

“你说。”李运岭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我说,我想借你一个脑袋呢?”金元宝嘴角带着一丝讥讽。

“你!”李运岭握紧拳头!

老管家突然火了:“你们金部落在挑衅!不怕我李部落报复吗?!"

谁知道,金元宝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李部落的报复?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的笑话了!哈哈哈哈哈哈——”

李运岭和老管家都愤怒地盯着金元宝。

金元宝终于不笑了,对李运岭说:“哎呀,你怎么那么笨,像个绅士呢?黎族想让你死。他们怎么给你报仇?”

此时,李运岭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呢?

“原来是你召唤大庆狼来试图杀死我们!”李运岭握紧拳头!

“你不傻。”金元宝笑起来像弥勒佛,但一说出来就阴沉沉的,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不过,李运岭,你死后,不要向我复仇。我也是一个被人信任的问题。”

“金元宝,别想栽赃嫁祸!”李运岭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苍白的额头上青筋毕露。

“哦,我们的大少爷李怒不可遏。看来他已经明白了?就是不肯承认?哈哈哈——其实你比谁都清楚,最想让你死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的兄弟,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李运岭额头上满是汗水。

此刻,汗水凝结成珠子,滚滚而下。

金元宝看到李运岭被打成这样,心里充满了喜悦。

“现在,还抱有幻想吗?李运岭,你不明白吗?如果你的行走路线不是故意透露的,我的金元宝怎么会知道?”金元宝一边说,一边把一块丝绸布扔给李运岭。

!!ez+4975069 ->。

...

李运岭颤抖着捏了捏丝绸,问道章但没有低头。

他害怕知道真相。

但是金元宝一步步地攻击他:“李运岭,问道章这块丝绸是你哥哥画的。你不想看看你哥的画风笔记吗?”哈哈哈哈哈哈——”

李运岭握紧拳头,丝绸被他看都没看就碾成了粉末。

粉末像沙漏一样从他握紧的拳头上掉了下来。

“唉,可怜的李师傅,你哥哥想杀你,你却替他辩护。为什么?”金元宝耸耸肩,“你想知道,你哥哥为了你的命,奖励了多少绿色水晶吗?哈哈哈!”

李运岭仇恨地盯着金元宝:“你说够了吗?”

金元宝点点头。

“笑够了吗?”

金元宝又点点头。

“那就去做!”

李运岭愤怒地盯着金元宝:“这是生死攸关的事,看真章下了手,挑拨离间,真是英雄!”

金元宝听了,点了点头:“你以为我会怕你?开始工作,但是——”

金元宝这时候,目光终于停留在南宫云烟身上。

“不如本大人休息一会儿,等这件事了,再做主人。请你参观一下金部落好吗?”

老管家着急了!

要知道,他之所以敢挑战对方,是因为南宫大人在队里。

如果南宫大人放弃,他们家的大少爷这次就死十次了。

不过,转念一想,南宫大人是被他们的大少爷雇佣的。他们怎么能忽视它呢?

然而,就在老管家的心刚刚松下去的时候,南宫刘芸的下一个动作突然让他目瞪口呆。

南宫云烟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美丽样子,他伸手一拉,罗素被他拉到了一边。

他的沉默行动立刻表明了他的立场,即两者互不相让。

“哈哈哈哈哈,这位先生就是接君,很好,很好。”金元宝拍拍手笑道:

老管家突然气得脖子都粗了,忍不住大喊一声:“别忘了,我们的先生雇了你!你必须保护我们。关键时候到了,你要保护好自己。你有职业道德吗?!"

罗素和南宫很有默契,他们用一双眼睛了解对方的想法。

于是,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脚:“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哪里?”老管家下意识地问。

罗素慢慢指着自己的脚笑了笑:“按照之前的约定,足以保护你免受迦南森林的伤害,但是现在,看看你的脚,这是哪里?”

罗素这句话,立刻将李运岭这里的人给吓晕了。

因为这时候大家都清楚的意识到,按照之前的约定,雇佣关系是在离开迦南森林之后才完成的,但是现在到了这里...

这里已经出了迦南森林...

也就是说,南宫大人不会再帮他们了。

一想到这个,大家都傻眼了。

管家都不好。他傻乎乎地在等了一会儿,看着罗素,眼睛转向了南宫云。

南宫云烟双手抱在背上,美丽无暇的美人挂着微微的微笑,美眸宠溺而深情的看着罗素。

!!ez+4987779 ->。

...

似乎不管她做什么,问道章只要她开心。

“这个......”李运岭愣住了。

“啊……”老管家也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与目瞪口呆的李运岭这边相比,问道章这个金元宝完全是另一番气氛。

金元宝双手叉腰,因为哈哈狂笑,所以圆滚滚的身体,肌肉随着笑声,像麦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地摇晃着。

“哈哈哈哈哈哈,李运岭,你真是...哈哈哈,我就说嘛,懂时代的人是接君,南宫老爷真是懂时代的大接君。太神奇了。我佩服你!”金元宝喜极而泣,快要笑出来了。

南宫云烟连眯着眼看金元宝的眼睛都没有。

他的眼睛总是盯着罗素。

仿佛,我们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留下他和罗素如同永恒。

与南宫云朵相比,罗素显得清新、灵动。当她轻盈的身体转动时,眼睛眯眼看着金元宝,眼里闪现出厌恶之色。然后她对李运岭微笑。

“你怎么能这样!”老管家愤怒地瞪着罗素。“别忘了,如果我们这位先生死了,你根本拿不到最后一笔钱!”

罗素对此早有预料。他听到这里,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在威胁我吗?”

老管家想说好,但又不敢说。

金元宝忍不住狂笑起来。他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嘿,老伙计,接受你的命运吧。他们不会帮你的。”

“那不一定。”罗素做了一个用手指数钱的手势。“既然租了一次,自然可以第二次租。”

金元宝一听,眉头微微一皱。

老管家现在盯着罗素。

金元豹反应过来,知道罗素在抢劫,急忙跑过来说:“我们金家部落雇了你!”

李运岭和老管家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本来南宫大人就在外面呆着,早就急坏了。如果这又被金家雇佣了,李运岭真的没有办法在这里混了,直接让步吧。

金元宝直接说:“50万绿晶石怎么样?”

这个金元宝一点都不小气。它一开口就是50万颗绿色晶体。老管家听到这个数字,差点晕倒。

这么贵!!!!!

你知道,它们以前被罗素抢走了,现在一出口价格就这么高,这...

金元宝得意洋洋地盯着李运岭。

挑衅的意思特别明显。

只要他是一个人,就能理解他眼中的骄傲。

这里的李运岭人都气得差点跳起来!

“五十万绿色水晶?我们出局了。”李运岭深吸一口气,最终决定同意这个价格。

“先生……”老管家颤抖着。这个数字,真要算出来,他们正面临破产的边缘。

然而,李运岭这次有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他眼神冰冷,举手阻止管家继续说下去。

那张脸,前所未有的凝重和严肃。

老管家一看到这个表情,就知道这位先生的命令不应该违抗,所以即使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在肚子里咽下去。他能做的就是盯着金元宝。

!!ez+4987780 ->。

...

问道章

金元宝看到李运岭这个样子,问道章笑得越来越猥琐:“你生产了50万颗绿水晶?哈哈哈,问道章那我这里有一百万绿色水晶,你就不能跟着吗?”

金元宝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五十万绿色晶体和一百万绿色晶体,这个差别太大了吧?每个人都会选择一百万颗绿色水晶。

因此,每个人都把注意力转向了罗素。

然而,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声音也是淡淡的:“一百万颗绿色水晶确实不少,但是...我怎么觉得这50万颗绿色水晶对我更有吸引力呢?”

当听到罗素的话时,每个人都惊呆了!

因为按照大家的想法,罗素肯定会选择一百万颗绿色晶体,因为他们自己肯定会选择这种方式。

但是罗素实际上选择了50万个绿色晶体。她怎么想的?

不仅李运岭和老管家愣住了,就连金元宝也彻底傻眼了。

“你,你,你说什么?”李元保目瞪口呆地看着罗素。

罗素严肃地看着他:“你有装饰用的耳朵吗?”这个女生说的这么清楚,又问了一遍?"

当时知道,金元宝确定,这个女孩是在挑衅她。

在金元宝发脾气骂罗素之前,南宫云烟已经站了起来。他冷漠的目光扫过金元豹,目光冰冷。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在南宫云里,有着无限的威慑力,让人从内心感到不寒而栗。

金元宝瞬间有一种后背发冷的感觉。

虽然我们知道眼前的人实力很强,但金元宝是不是很容易放弃?

他愤怒地盯着南宫的流云:“要我们走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警告你,李运岭,我会杀了你。你们两个不插手,还能让你们活,但是你们有办法上天堂,就得下地狱,那就别怪我们无情!”

“无情?”南宫刘芸冷清的薄唇上,原本微微的弧度微微放大。他冷笑着看着金元宝。“那你应该看看什么叫残忍。”

南宫云烟的语气,充满了不屑。

就是一个人受不了。

金元宝属于心,更受不了。

“那样的话,你们可以一起死,你们所有人,都给我!杀光他们!!!"金元宝生气了,挥挥手!

一声令下,无数黑衣男子全部冲了上来。

这时候,杀气漫天,剑光飞舞,剑芒闪烁!

李运岭那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震惊。

李运岭甚至当场惊呼:“七星三十二式!”

能让李运岭露出震惊之色,可以看出七星和三十二法则都是强大的。

罗素的眉头微微皱起。

因为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七星三十二法的力量,她以为如果是她,她就能从七星三十二法中走出几招。结果她告诉自己,一招,最多一招,就倒下了。

金元宝似乎也意识到了罗素对南宫云烟的重要性。只要罗素被抓住,就有一大半是成功的,所以他的整个外表都是向着罗素的。

而阵眼,就是他强大的东叔!

!!ez+4998406 ->。

...

七星三十二法袭罗素!问道章

罗素非常清楚,问道章她没有办法抵抗这样的攻击,她必须等待死亡。

但是她脸上有一丝微笑,没有任何紧张或不安。

因为她知道身边的南宫有一片云彩。

如果罗素预料的话,在七星和三十二阵法落到她身上之前,她看到一道白光覆盖了罗素的全身,从而保护了罗素。

与此同时,罗素周围传来了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啊!”

“啊!”

“啊!!!"

三十二个黑衣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飞了回来!

金元宝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得力的手下瞬间被轰走,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目光茫然...

最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南宫云。

因为,他看到,只有南宫云烟在场。

“你……”金元宝喉结动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看到的。

南宫云烟神色漠然,目光冰冷,全身释放出一股沉重的杀意。

金元宝直到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南宫云的强大。

当他意识到南宫云的力量时,他呆住了...

留下来的人不仅仅是金元宝,还有他在东方的叔叔。

东方傻子以为那三十二个黑衣人完全可以撼动场面,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一枪,那三十二个黑衣人全被掀走了!

“年轻人,有点能耐!”在金元宝勤奋的期待目光中,东方傻瓜终于站了起来。

他用阴沉的目光盯着南宫云,嘴里带着嗜血的冷笑。

南宫云风平浪静,高大的身影一动不动,衣服在风中飘动。

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一阵风似的席卷了东方。

那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

看到南宫云烟的表情,东方傻子只觉得一股气憋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气得他差点晕倒!

要知道,他的东方傻子才是这方面公认的大师。这个少年是什么?你怎么敢这样鄙视他!

东方傻子咽下怒火,咬牙切齿。“既然这么想死,那就去死吧!”

说完这句话,东方傻子瞬间开枪了!

没有机会准备南宫云了!

因为东方傻子很清楚,虽然表面上很气派,但是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的年轻人,给他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对方沉默中的威慑力就像无数的巨峰在他头顶翻滚!

东方傻子的攻击突然来了!

在李运岭这边的队伍中,几乎所有人都表现出惊恐的表情,连连后退!

因为东方傻瓜的攻击是一个奇怪的冯刚!

这个冯刚就像一团奇怪的火焰,从四面八方攻击李运岭的队伍!

没错,东方傻瓜要攻击的目标不是南宫云,而是李运岭的团队!

他要做的,就是打击这支队伍,让南宫云烟在这支队伍中的威望,降到最低!打击他们的士气!

“啊!!!"

李运岭的人被陌生的冯刚追赶,疯狂地往回跑。61->;

...

问道章

然而,问道章这些冯刚风似乎有眼睛。在选择了各自的目标之后,问道章他们似乎互相坚持,互相追逐!

那一群人吓得魂飞魄散,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就在他们惊恐万分的时候,南宫云开枪了。

我看见他举起手,一个球出现在他的手指间。然后,球爆开了。

整个球体瞬间变成小星星。

无数的星星,带着凌厉的杀气,向着那些冯刚席卷而去!

正当冯刚要打那群人的时候,南宫刘芸手中的星芒先来了。

我只听到爆裂声。

然后,四周一片寂静。

像雕塑一样,那些人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站着。

笼罩在他们身上的死亡阴影已经完全消失了。

东方傻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当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攻击,被南宫云彻底粉碎了。

事实上,刚才那一只手已经是他伤害的90%。

然而,对于南宫刘芸来说,这是非常低调和粗心的,换句话说,也就是说,他只是发挥了自己的一点点实力。

这个人...这么年轻,却拥有如此深厚的实力,真是令人畏惧!

想到这,东方傻子的后背微微发冷。

南宫云的眼睛就像深夜里的冷星,带着阴森的杀气一步一步向东方傻子走去。

东方傻子看见南宫云烟过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意识到现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突然回过神来,又后退了一步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虽然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眨眼之间,但是哪个是傻子呢?所有人都会把东方傻子那一刻的变化尽收眼底。

金元宝脸色微微一变。

他最大的牌是东方傻子,现在真的不靠谱了...

南宫云烟眼里带着杀气,但手却放在身后,像是悠闲地散步,漫不经心地向东方傻瓜走去。

东方傻子看着身体不矮,但是站在南宫云烟面前,却不矮。

再加上磅礴的群山翻滚出的南宫云的气势,东方傻子瞬间映成小丑。

金元宝的脸色,越难看。

“自杀,还是我该做?”南宫云烟干脆给了他两个选择。

东方傻子额头瞬间青筋暴跳!

“小伙子,你太嚣张了!”东方傻子冷笑!

东方傻子作为这方面的高手,有他自己的骄傲。如果不是这份骄傲,他不可能成长到现在。

“是傲慢,你有什么看法?”南宫云烟嗤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李运岭的手下很配合,哄堂大笑。

他们憋屈了很久,难得有这样骄傲的时刻。

东方傻子的脸瞬间变红,很快从紫色变成了深绿色。

“年轻人,你在找死!”东方傻子握拳。

“你死我也不死,不信,试试就知道了。”南宫云话音刚落,便出手了!

这一次,他没有给东方傻子任何喘息的机会。

只见他手指飞舞,很快,白色手印出现在东方胡搞。38->;

...

东方傻子,问道章眼神狰狞,问道章冷笑道:“我就敢用这种雕虫小技来秀丑,看名堂!”

东方傻子把剑往背上一插猛拔!

东方蠢货向南宫刘芸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他很快。

只见剑芒一闪,长剑一挥,已到了南宫云烟的身前。

几乎穿透了南宫刘芸的咽喉。

东方傻子眼里闪过一丝狰狞的冷笑。

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成功的时候,突然,他嘴角的笑容变得僵硬了。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南宫刘芸伸出了两根手指,而这两根纤细白皙的手指被冰冷的剑轻轻夹住了。

东方愚者之剑充满力量。

因为你想用绝望的一击干掉南宫云,东方愚者只用了他百分之百的力量。

但他尽了最大努力,但南宫刘芸伸出手指,轻松地夹住了他的剑尖。

那个动作看起来很随意,手指看起来很放松,但却坚如磐石。

东方傻子再怎么挣扎,手指都不动。

东方愚蠢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慌。

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南宫云比他强多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南宫云烟的嘴角一直带着莫莫和鄙夷的微笑。

他深邃的眼睛高深莫测。

就像一个深潭,幽幽而沉,让人捉摸不透。

东方傻子眼里越来越恐慌,南宫云嘴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

“就这样,敢嚣张?”南宫刘芸轻蔑地笑了笑,他的语气很漫不经心。

东风傻子脸色突然变了。

他的眼里出现了一丝疯狂。然后,我看到他仰天大笑,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那群虚弱的人,被他的笑声吓住了,纷纷捂住耳朵,试图挡住这疯狂的魔音。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遮掩,疯狂的魔音都可以直接穿透他们的耳朵,到达他们大脑最柔软的地方。

“啊啊!”很多人因为痛苦而尖叫。

他们的嘴、鼻子、耳朵,不断地冒出血来。

实力不济,这时已经惊呆了。

如果魔音继续,这些人绝对会硬生生的杀过去。

这群人包括李运岭的手下,但也有金元宝的手下。

也就是说,这是无差别攻击。

就连金元宝自己也直接坐在原地,闭上眼睛打坐,携带精神力量抵御魔音。

金元宝很清楚,这是东方三叔最强的攻击。

但是他很生气。

这种损失800杀死1000敌人的战术简直太蠢了。

金元宝一边暗骂,一边不得不打起精神,进行抵抗。

魔音的攻击力一次比一次强,魔音造成的伤害一次比一次差。

金元宝在心里默默祈祷。

他知道东方大叔魔音耗尽的时候,正是对付南宫云烟的最佳时机,所以想保存实力。

因为金元宝很清楚,最后魔音爆发的时候,离东方大叔最近的南宫云烟肯定会受到重创。

金元宝一抹嘴角的血迹,眼底带着浓浓的寒意。

他盯着南宫云,生怕错过杀死他的最佳机会。42->;

...

“想问什么就赶紧问!问道章”莫瑟敦促罗素。他觉得这个罗素的臭丫头就是瘟神。谁碰谁倒霉,问道章还不如赶紧踢开。

“那我可以问问。”罗素微笑着看着莫瑟。“很简单。你之前说通过通讯看到我就知道正确的路线了是不是?”

这是莫瑟亲眼所见。会不会是假的?莫瑟兴奋地点头。“可以!”

“然后,你怀疑半里森林偷偷给我通风报信,告诉我真正的路线,对吧?”罗素对莫瑟笑了笑,发现他有话要说。罗素直接说:“你不用说别的,回答是或不是就行了!”

这就是留在现代社会的好处。语言丰富多彩。

“是的。”莫泽闷哼一声。

“至于你为什么怀疑林半里,那是因为只有他,无忧仙子和你,你们三个知道路线,不是吗?”罗素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是的。”莫瑟与无忧仙子对视一眼。

罗素猜对了一切。也许林板丽只是告诉了罗素真相。两个人同时想到这一点。

他们完全被罗素领导,忘记了,事实上,他们可以赶走罗素,拒绝谈话。

说到底,这就是罗素的个人魅力,让人无法抗拒,自然影响到这群无忧无虑的小仙女。

言归正传。

罗素微笑着看着无忧仙子,又微笑着看着莫瑟。最后,罗素在无忧仙子面前挥舞着他的通讯器。

罗素指着时事通讯解释说:“时事通讯中的记录可以保存三天,三天内的记录不能删除。现在我已经取消了简讯,然后我会在简讯中公开发布信息。你擦亮眼睛了吗?”

当场在时事通讯上发布信息?

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是一个人最大的* *!

谁会傻到把简讯里的信息公之于众?

另外,这里是审判塔,但是外面有大屏幕。通过大屏幕,罗素准备好向世界宣布她的* *了吗?

无忧仙子盯着罗素,她的双手洁白如玉,紧握成拳。

罗素在这里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她到底靠什么?战斗是什么?林板丽没有背叛她是真的吗?

这时候,无忧仙子心乱如麻,神色复杂。

墨泽也呆呆地看着罗素,眼里闪烁着光芒。

他亲眼看到罗素与通讯系统相连,然后她知道了正确的路线。对,就是这样!Moser在他眼里很自信!

此刻,在审判塔外。

有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同一个地方。

他抬起头,看着五楼的那群人。

罗素站在中间,她很开心,跳舞,说话,每个字都为他澄清了。

现在,她要发表自己的* *来澄清他的委屈。

林板丽知道自己真的没做过。就连他和罗素都不是交流联系人,所以他们根本无法交谈,更不用说告诉她正确的路线了。

只要罗素把* *公之于众,他的冤屈就会彻底澄清。

林半里侧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僵硬得几乎抽筋的手背。

就在这时,问道章罗素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问道章紧接着,他们只觉得眼前一亮,紧接着,前方出现了一个界面。

那就是绿通信爵的界面。

很干净,界面很简单。

联系很少。

三天内只有一条通讯记录,是罗素发给六长老的连接请求,但是六长老没有接。

大家:“…”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交流珏!

接触这么少!

然而,他们怎么会知道罗素其实有一个黑通讯爵,而她的所有* *都在那个黑通讯爵里。

对罗素来说,这个绿通信爵可有可无。

在看到通讯珏的一瞬间,无忧仙子的眼睛瞬间收缩了!

她知道通信记录不能伪造!

既然通信珏记录不能造假,也就是说——

林板丽被冤枉了!

他没和罗素说过话!

当时,那样的话,他怎么会给罗素发消息呢?!

无忧小仙女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既然林半里没有线人,但是罗素知道正确的路线,还有一个范围,只有三个人知道正确的路线,她,林半里,还有另一个...墨子!

莫瑟。!!

无忧仙瞬间感觉像被雷击了一样,整个人都不舒服!

她歪着头,默默地看着莫瑟,眼里的寒光让莫瑟的头发竖了起来。

莫泽也不是傻瓜。他能进上游山,谁是傻子?

哦,当然,除了傻大姐。

无忧仙子能想到,莫瑟早就想到了。他祈祷着,看着无忧仙子:“不是我,不是我,”

此时此刻,莫瑟才真正体会到了半里前在林的感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怨无悔”。

无忧仙子死死盯着莫瑟,双臂颤抖着。

“放心吧,相信我,我没有做到……”Moser差点跪下来求无忧!

突然,他指着罗素,对无忧无虑的仙女说:“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罗素在我头上说话!放心,你要相信我!”

莫瑟握着他无忧无虑的手,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握着最后一棵浮萍。

无忧仙子我被抓到了,手一疼,就朝莫瑟打了个耳光,把莫瑟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无忧仙愤然道:“墨子!没想到你才是真正的叛徒!你简直...恶心!”

“无忧……”莫瑟想为自己辩护,但他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为自己辩护。

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忧仙子怒喝道:“你就是讨厌森林半里?你竟敢和我玩这种把戏!厌倦了和你一起生活!”

无忧仙子真的生气了!

就在刚才,在所有人面前,她破坏了半里森林,毅然抛弃了半里森林。

但现在事实证明,林邦安是冤枉的!

这一刻,无忧仙子是极度的懊恼!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好了。

罗素微笑着看着他面前的闹剧。

她知道莫瑟完了。

只要莫瑟不能提供他为什么知道正确的路线,他就永远要为诬陷林半里承担责任。

林板丽对他有自己的澄清。莫瑟在哪?谁来为他澄清?

用他的脑子,问道章让他想到狐狸和水貂?下辈子不可能了。

这时,问道章罗素的心情很好。

因为她摆脱了无忧仙身边的两个没有血缘的恋人,她让无忧仙和林半里彻底决裂,让林半里从迷途中清醒过来。

然而,罗素改变了主意...我不知道森林里的心灵是什么样的。如果无忧仙子放下身段,亲自去森林...

罗素勾着嘴唇。

无忧仙子是大难临头,是森林半里不可避免的灾难。这样一来,他就能坚定地相信,然后他就能真正走出来。

如果他回到无忧无虑的仙女身边,那以后就没人能救他了。

无忧仙子一脚把莫泽踢开了。他的呼吸不稳定,严重摔倒在地上。

然后,无忧仙女去了罗素。她的眼睛盯着罗素,寒光突然出现在她的眼睛里。她强迫罗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猜。”罗素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笑得那么轻。

“你看到了我的自责,你想看到我去森林里回头看?”无忧仙子冷笑着讽刺道,“告诉你,从来没有!我不担心男人得不到什么。但是只有一个原则,千万不要吃回头草!”

罗素微笑着,微微勾着眼睛。“罗哥哥,你能拿到吗?”

无忧仙子突然哽咽了,恶狠狠地瞪了罗素一眼:“放心吧,罗,我妈要定了!”

罗素耸耸肩,笑着眯起眼睛看着她:“那我也告诉你,罗哥,我永远不会给你。”

两个人正互相盯着对方。

无忧仙子又气又疯。

罗素很平静,也很容易微笑。

突然,罗素的笑容加深了:“你刚才不是问我了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真相?”

“首先,当然是为了半英里。虽然我和他没有仇,但是看到路就帮不了你。我好,不要太嫉妒。”

你见过这么爱吹牛的小仙女吗?

罗素笑着说:“另一个。我想看你丢脸,顺便让大家看看你的段子。要知道,这里有个大屏幕,塔外的人都能看到。”

无忧仙戾气!

“你!!!"直到这时,无忧仙女才真正意识到罗素的险恶用心。

原来她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设计,而且可笑的是她竟然让罗素替大家写导演!

“很生气吧?”罗素半眯着眼睛,心情愉快地看着无忧无虑的仙女。

无忧仙子迫不及待地要把罗素微笑的美丽眼睛戳瞎!

这时,我看到罗素的手掌摊开了。接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果实出现在罗素的手掌上。罗素指着水晶果实,对无忧仙女微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王小毅不是死在这个水晶果子下了吗?无忧小仙女对水晶果印象不好,当然害怕。

水晶果的作用是记忆,俗称录像。

罗素笑着拿着水晶水果给无忧仙女看:“你想看照片吗?”

无忧仙戾气!

罗素真是可恶!

她居然用水晶果录下了刚才所有的画面,要知道,她刚才多丑啊!

游戏规则很简单。

系统随机组队。

每组五个人。

一个队伍进入,问道章比赛结束,问道章队伍里剩下的人越多,积分就越多;同时,杀死对方玩家越难,点数就越多。

无忧仙子带着一群人,路过罗素的时候,差点撞到她。

罗素早就做好了准备,退了回来,所以无忧仙女的右肩很短,身体摇摇晃晃。

罗素笑着说:“哦,嘿,无忧仙子怎么会走路不稳呢?失去两个男宠,林半里和莫泽,太难过了。”

真的很难讲!

无忧仙子恶狠狠地看了罗素一眼,眼里爆发出一股寒芒。这时,一直在等她的男宠走过来,握着无忧仙子的手。

其中一个就是何玉田。

何玉田看了一眼罗素。虽然他在笑,但他的笑容没有到达他的眼睛。他低声带了丝警告:“苏小姐,小心。”

罗素瞥了他一眼。

但他对罗素笑了笑,笑得高深莫测,充满恶意。

罗素摸了摸下巴,不仅叹了口气,还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些男人真的像春天的韭菜。它们又割又长。它刚离开林半里和莫泽,于和马上就出来了。我觉得这个人已经盯上无忧仙子很久了。

“我希望你能多陪陪她。”罗素抱拳。

“谢谢你的美言,我一定会无忧无虑的老去。”于和理直气壮地搂着悠然自得的天腰,两人态度亲密地走了进去。

罗素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扬起一丝苍白的微笑。

我不知道离审判塔半英里是什么感觉。

此刻,林半里外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屏幕上的狗男女。

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伤心,会失落,会不开心,会嫉妒,会吃醋。但实际上,他发现自己的心情平静如镜湖,没有引起一丝涟漪。

可惜罗素没有和大眼队长李曼曼一起抽签。事实上,问道章她不认识罗素四名队员中的三名。

至于其中一个,问道章罗素刚刚见过他。

是他于天。

系统根据龙帮排名设定队长和队员。何玉田的龙帮排名是队员中最高的,所以系统任命她为队长。

在一个四面封闭的作战室里。

这个小组的五名成员被派了进来。

“好队长。”其余队员纷纷向队长问号,但罗素眉头微皱。

于和向中国的三名队友点点头,目光扫向罗素。剑眉微微挑起,语气更加奇怪:“喂,这是谁?大家都觉得眼熟吧?”

剩下的选手按颜色可以叫红、黄、蓝。

阿红笑了:“对,看着眼熟,是谁?”

黄一勾唇:“这不是那个冒充城主养女的苏姑娘吗?”

阿兰诡异地笑了笑:“再说,我刚才得罪了我们无忧姐姐。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这四个人说话了,罗素心里暗暗叫苦。

这个破系统,是一个无忧的家吗?

五人一组,一起对抗敌人。结果呢?她身边的四个人都是无忧无虑的小仙女!!!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时候吗?

红、黄、蓝和队长何玉田以围殴的形式向罗素四个方向慢慢聚拢。

他们聚在一起,还活动手骨腿筋,一副胖揍罗素的样子。

罗素暗暗叫苦,郁闷到了极点。

阿红边走边对小伙伴说:“你听说了吗?据说这个小姐姐下了一道军令。她进不了60个人,却要滚蛋。”

一个黄说:“那小姐姐真惨,何况60。她现在不可能再输入别的名字了。”

阿兰总结了一句话:“因为,她马上就要被踢出去了。”

“嘿,别过来,别过来——”罗素似乎很害怕,浑身发抖。

何玉田冷笑道:“你刚才不是很得意吗?你骄傲吗?是自大吗?什么,你现在害怕了吗?很晚了!”

何玉田看了一眼罗素,见她像小白兔一样可怜。他越来越得意,于是对三位玩家下了一道命令:“兄弟们,走!”

一声令下,四人如狼似虎的朝着罗素疯狂扑了过去!

“喂,人呢?”四个人用最强的招式迎接罗素,招式到了,目标却没了。

结果四个人都憋不住势,互相捶胸顿足。

直撞得对方吐血,狂喷不止!

当时屏幕外,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开心得东倒西歪。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