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彩软之家|中国有限公司----最强女婿(1/00)

彩软之家|中国有限公司 !

“雨菲,最强女婿最强女婿订婚还有两天,最强女婿最强女婿我不可能取消婚约。不要和我解除婚约,好吗?”

江予菲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

她的心在慢慢颤抖。“萧郎,你想好了吗?”

“我想清楚了,比谁都清楚!”男人再次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我不管你怀的是不是阮的孩子。我会好好对待孩子,把他当成自己的。但我在乎你的态度,我不想和你解除婚约。”

江予菲抓住他的胳膊,他的眼睛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她想,也许她真的遇到了她的幸福。

“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取消婚约的。”

“你终于想通了。”萧郎自信地笑了。他抱着她的身体撒娇说:“我们去坐着休息吧。现在怀孕了,一定要放松心态,保持身体健康。别再想事情了。”

江予菲看着他轮廓完美的英俊脸庞,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帮助下走出浴室。

——

江予菲与萧郎的订婚仪式与阮田零的订婚仪式在同一天举行。

阮、接到的请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明天是订婚日。从那时起,他和江予菲会成为陌生人吗?她会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女人,对吗?

两个月前她是他的妻子,但现在她要和别人订婚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这个巨大的落差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他忍不住收紧手掌,把结婚请柬揉成一团。

阴沉着脸,他使劲揉了揉,猛地站起来,使劲把结婚请柬扔了出去!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扔出去的结婚请柬差点砸到进来的人。

“爷爷?”阮天玲惊讶了起来,阮安国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结婚请柬上,脸上带着微笑。

“怎么,看到于飞订婚了,所以我心疼又舍不得?”他走了进来,笑着问他。

阮,低声道:“没事。”

“臭小子,你是死鸭子。你嘴硬。”何冷哼一声,他走到沙发前坐下,阮天灵也走到他面前坐下。

“爷爷,有什么事吗?”

"于飞明天将订婚。"他回答了无关的问题。

阮天玲抿了抿嘴唇,“我知道。我明天也会订婚。”

"田零,你还爱着岳越的女孩吗?"阮安国盯着他,严肃地问道。

“当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于飞呢,你对她没有任何感觉吗?”

“爷爷,你要说什么?”

阮安国瞪着他说:“爷爷明天会想办法不让于飞订婚。如果你心里有她,就去找她。”

阮天玲眼里闪过惊喜。

他没想到爷爷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爷爷心里,只有于飞可以做阮家女主,严月的姑娘不适合你。”

“爷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想让江予菲做我的妻子?为什么岳越不能?”

阮安国低声道:“你没看见严月一直在骗你吗?”

阮天玲微微挑了挑眉,显然不知道爷爷在说什么。“雨菲,订婚还有两天,我不可能取消婚约。不要和我解除婚约,好吗?”

江予菲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

她的心在慢慢颤抖。“萧郎,你想好了吗?”

“我想清楚了,比谁都清楚!”男人再次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我不管你怀的是不是阮的孩子。我会好好对待孩子,把他当成自己的。但我在乎你的态度,我不想和你解除婚约。”

江予菲抓住他的胳膊,他的眼睛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她想,也许她真的遇到了她的幸福。

“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取消婚约的。”

“你终于想通了。”萧郎自信地笑了。他抱着她的身体撒娇说:“我们去坐着休息吧。现在怀孕了,一定要放松心态,保持身体健康。别再想事情了。”

江予菲看着他轮廓完美的英俊脸庞,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帮助下走出浴室。

——

江予菲与萧郎的订婚仪式与阮田零的订婚仪式在同一天举行。

阮、接到的请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明天是订婚日。从那时起,他和江予菲会成为陌生人吗?她会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女人,对吗?

两个月前她是他的妻子,但现在她要和别人订婚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这个巨大的落差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他忍不住收紧手掌,把结婚请柬揉成一团。

阴沉着脸,他使劲揉了揉,猛地站起来,使劲把结婚请柬扔了出去!

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扔出去的结婚请柬差点砸到进来的人。

“爷爷?”阮天玲惊讶了起来,阮安国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结婚请柬上,脸上带着微笑。

“怎么,看到于飞订婚了,所以我心疼又舍不得?”他走了进来,笑着问他。

阮,低声道:“没事。”

“臭小子,你是死鸭子。你嘴硬。”何冷哼一声,他走到沙发前坐下,阮天灵也走到他面前坐下。

“爷爷,有什么事吗?”

"于飞明天将订婚。"他回答了无关的问题。

阮天玲抿了抿嘴唇,“我知道。我明天也会订婚。”

"田零,你还爱着岳越的女孩吗?"阮安国盯着他,严肃地问道。

“当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于飞呢,你对她没有任何感觉吗?”

“爷爷,你要说什么?”

阮安国瞪着他说:“爷爷明天会想办法不让于飞订婚。如果你心里有她,就去找她。”

阮天玲眼里闪过惊喜。

他没想到爷爷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爷爷心里,只有于飞可以做阮家女主,严月的姑娘不适合你。”

“爷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想让江予菲做我的妻子?为什么岳越不能?”

阮安国低声道:“你没看见严月一直在骗你吗?”

阮天玲微微挑了挑眉,显然不知道爷爷在说什么。

“走开——”一个声音响起,最强女婿她刚抬起头,最强女婿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咳咳……”江予菲醒了,她睁开迷茫的眼睛。

莫兰的尸体也是湿的。刚才保镖故意往他们身上泼水。

她的身份是齐瑞刚的老婆,他敢泼她水,就是齐瑞刚的意思。

莫兰帮助江予菲,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江予菲环顾四周,看见三个凶狠的保镖站在房间里。

而她和莫兰都乱七八糟。

江予菲抬起手,拂去我湿漉漉的头发,摇了摇头。“我很好,莫兰。你是怎么被他们抓到的?”

“我偷了祁瑞刚的芯片,但我没有逃走。你呢?”

“在宴会厅,有人给我下药,然后我就来了。”江予菲抓住她的手,忍不住问:“你不是偷了芯片吗?”

莫兰看了看身边的保镖,没说话。

江予菲也明白她的意思,有些话他们听不见。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换了衣服的祁瑞刚大步走了进来。

他的脸阴沉而凶狠,高大的身躯站在他们面前,投下巨大的阴影。

江予菲发现额头上有纱布。谁打了他?

齐瑞刚·尹稚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移动,最后落在莫兰身上。

“蓝蓝,你把芯片藏在哪里了?”他冷冷地问道。

“我扔了。”莫兰淡淡道。

“蓝蓝,你说过你会听我的,不会背叛我的。”祁瑞刚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但森冷渗人。

莫兰抿了抿嘴唇,盯着他:“你骗你你信吗?”

“你骗我?!"

“你活该!”

下一秒,莫兰的脖子被他掐住。

她的身体,被他拉了起来。

“莫兰!”江予菲站起来试图救她。她一靠近就被祁瑞刚推开了。

她站立不稳,又摔倒在地。

裙子下面的腿撞在了一起,有硬东西伤到了她的右大腿内侧。

江予菲眼睛色微,心里升起一股希望。

为了防止齐瑞刚再伤害她,在参加宴会之前,她在大腿内侧绑了一把手枪。

裙子也是宽松的连衣裙,方便遮掩。

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搜查她,否则手枪早就找到了。

瑞奇捏了捏莫兰的脖子,冷酷地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告诉我芯片在哪里,这次我就原谅你,否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莫兰抓住他的手,说了同样的话:“我把它扔掉了,但它不在我身上。”

“扔哪儿了?”

“就在别墅里,自己找。”

“具体位置。”

“我怎么会知道?当时你非要抓我,我着急的时候就扔了。”

瑞奇只是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冷笑:“莫兰,你在开玩笑吗?”

事情到了这一步,莫兰已经完全豁出去了。

她不会交出芯片的。他想让她死,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没耍你,我不信你去搜。”

祁瑞刚的目光犀利了几分。

我根本没想到她会不放手。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

阮、最强女婿坐在其中一辆车上。

酒席基本结束,最强女婿很多客人陆续坐车离开。

江予菲没有给他打电话。阮天玲正拿着手机,等得有点不耐烦。

“老板,你看,他们来了!”桑格拉斯指着前面一排向城堡驶去的汽车,惊呼道。

阮天玲目光冰冷,嘴角微微勾起。

“今天就让他们打!”

他只负责接江予菲。

只是为什么那个女的还没出来?

阮天玲拨通了她的号码,但电话里传来了电信值班员优美的声音。

江予菲的电话已经关机!

阮天玲眯眼,她关机了?!

她答应他她会出来,但她现在关掉了手机。

要么是她故意的,要么是她出事了!

不管什么原因,他必须进去找到她——

在房间里。

齐瑞刚的刀已经割破了莫兰的手指。

他停下来冷冷地问:“还不愿意说话?”

“我什么都说了,我无话可说。”

“没什么好说的吗?!"祁瑞刚眯起尹稚的眼睛。

他这个样子,给江予菲一种不好的感觉...

看来他真的会砍掉莫兰的手指...

莫兰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她不会害怕,更不会给他芯片。

那是祁瑞刚的命,她会杀了他!

“对,我无话可说!”她冷冷地说。

这是一口没有眼泪的棺材——

祁瑞刚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十分狰狞!

“你个贱人,我给你机会你不要,就怪我对你没礼貌!”

他的刀,突然狠狠切断——

一根白皙纤细的小指突然从她的手中分开!

“啊,”莫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江予菲吓得睁大了眼睛,脑子爆炸了,一片空白!

“莫兰!!!"江予菲艰难地挣扎着,她的脸立刻被泪水打湿了。

“祁瑞刚,你这个畜生,你会自然死亡的!混蛋混蛋去死吧!”

江予菲哭着诅咒着,她的腿很虚弱,她从来没有想到她会在我的生活中遇到如此残忍的事情。

“莫兰,莫兰……”江予菲责怪自己,他们都伤害了她。

这是他们的错...

莫兰尖叫着,疼得晕了过去。

祁瑞刚没有放过她。

他抓住她的头发,倒了一杯冷水。

水溅到了莫兰的脸上。她微微睁开眼睛,小脸苍白如血。

抬头,她看到祁瑞刚森冷残忍的表情。

莫兰虚弱地冷笑道:“不管你怎么折磨我...我不会给你芯片的……”

“你这个婊子!”祁瑞刚拿刀,立刻压在她的无名指上。

江予菲害怕地尖叫起来:“莫兰,告诉他,别藏起来!请莫兰,你说,否则他真的会杀了你……”

莫兰闭上眼睛,露出死亡的表情。

看到她这个样子,齐瑞刚的眼里布满了愤怒的血丝:“贱人,你不怕死吧?好吧,我把你的十根手指一根一根切下来!我看你什么时候能好好说话!”

“齐瑞刚,你站住,你冲我来,你割我的,你别伤害她!”江予菲忙喊道。

最强女婿

南宫徐森冷冷地说:“抢钱的人是你的人!最强女婿”

祁瑞刚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南宫先生,最强女婿我们一直合作愉快,达成了共识。我认为盟友之间最需要的是信任。”

他的意思是说,南宫旭是冤枉他了。

“你说得对,你最需要的是信任。只是太信任你了,不让你知道运钱的路线,结果却被你坑了!”南宫旭的声音很尖锐,明显很愤怒。

祁瑞刚没做过的事,你不会承认的。

“南宫先生,你能拿出证据吗?我觉得这不足以说明我的人劫持了你的钱。”

“你要证据,我给你,来!”

他话音刚落,两个保镖拎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

祁瑞刚以前怀疑大盒子里是什么,现在他更好奇了。

“打开!”

盒子被打开了,里面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

“弘一刀?!"祁瑞刚很惊讶,“先生,你绑了我的人,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我的人劫持了你的钱?”

“放他出来。”南宫旭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

保镖一把抓住弘一,撕下他嘴上的胶带,却没有解开他手脚上的绳子。

“先生,救我!”洪在齐瑞刚面前扑通一声坐了下来,看起来很害怕。“主人,为了你的部下为你做牛做马,你一定要救我!”

这样看着他,我知道没必要再问什么了。

齐瑞刚冷冷地盯着他:“钱是你劫持的吗?”

“我...我……”洪一刀不知道怎么反驳。

本来他计划完美劫持钱,洗钱银行家也发现了。

只要他劫持了钱,马上换,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他哪里会想到,南宫旭的人很快就抓到他了,而且他还带着赃物被抓了。

就因为一个骰子...他立即暴露了...

天知道骰子是怎么掉在那里的!

“先生,我也附身了一阵子,我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洪的五大三粗的人哭得像个小媳妇。

齐瑞刚淡淡地问:“为什么要抢钱?”

"...这家赌场最近损失惨重。我怕你惩罚我,就想弄点钱补补损失空……”

“混蛋,”祁瑞刚狠狠踢了他一脚。

“先生,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错了……”弘毅立即跪了下来,他的身体在颤抖。

瑞奇拔出手枪,对准他的头。“你知道背叛我会怎么样吗?”

“绅士......”洪一刀吓得睁大了眼睛。

“一刀,本少爷一直待你很好,可你却做出这种事来反对我,我怎么留你!”

也许面对死亡,人的大脑特别灵活。

洪一刀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认为这件事可以归咎于那天来赌场的那个人,说是他的计划。所以也许他不用死。

洪一刀心里高兴,说:“大……”

“砰——”

可惜他只是吐出一个字,祁瑞刚毫不犹豫地给他打了一针。

子弹非常精确,直接穿过他的前额——

江予菲没有停顿。

如果这个时候被抓,最强女婿你就死定了!最强女婿

前方突然出现一条河,江予菲咬紧牙关,纵身跳入河中,拼命向对岸游去。

“扑通,扑通——”

她一上岸就听到有人跳进河里。

江予菲迅速滚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然后举起手枪,向河里的人开枪。

她开了两枪,河里的人吓得不敢往回走。

然后她继续往树林深处跑,但是她后面的人不停地跑,很快她又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

江予菲靠在一棵大树干上,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她气喘吁吁,眼泪流了出来。

她真的跑不了。她一点精力都没有。

她握着手枪,蹲下身子,决定和他们打一会儿。

手枪里有十发子弹,她已经用完了三发。

还剩七个...

另一边有四五个人,也就是说她的命中率必须达到七八成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问题是,她是新手射手。

杀人之前要用枪对着人家才敢开枪。

两米多的范围,她都不会打中...

江予菲绝望地用头撞树干,但他不想把头撞下来,于是砸空!

不是完全撞到空,而是她撞到了一些柔软的树枝,但是树枝后面,不是树干。

江予菲迷惑不解,打开厚厚的树枝,沮丧地发现树干下有一个树洞。

树洞被包裹在树干周围的植被覆盖着,如果不是她毫无疑问地打破了它,它就不会被发现。

江予菲心里高兴,立刻推开树枝走了进去。

为了让树枝恢复原状,她蜷缩起来,屏住呼吸,然后听到那些人走近的声音。

“人去哪里了?”

"这显然是刚才奔跑的方向."

“你,去那里找...你去那里……”

江予菲透过树枝上的裂缝观察他们的行动,但没有注意到树洞里有一条有斑点的蛇。

她堵住了洞口,挡住了斑点蛇的去路。

这条有斑点的蛇慢慢靠近她,然后以咬她的小腿作为报复。

“嗯,”江予菲迅速捂住她的嘴,仍然有一点点声音溢出来。

“那是什么声音?!"一名保镖警惕地问道。

那条有斑点的蛇从缺口钻了出来,看见了一个人。它很快就溜进了草丛。

“原来是一条蛇。赶紧分开找,别耽误时间。”

“是的。”

外面的人渐渐散去。

江予菲想出去,却发现一条腿不能动了!

而且她的头还是有点晕...

完了,她被蛇毒毒死了-

江予菲顺手拉了一根长长的树枝,她把树枝缠绕在自己的小腿上,以防蛇毒迅速扩散...

*************

一个下属报告说,祁瑞森带了人来找他。

祁瑞刚冷勾唇,他整理好西装,就等着他们的手。

没一会儿,祁瑞森带着阮天灵推门而入——

“祁瑞刚,你把雨菲和莫兰藏在哪里了?!"

祁瑞森急忙冲向他,抓着他的衣领阴沉的问道。

“把你的手拿开!”祁瑞刚把他推开。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他们走了,我一定把他们藏起来了?齐瑞森,没有证据说话,小心我对你没礼貌!”

齐瑞森气得用枪指着他:“说,最强女婿那人呢?”!最强女婿"

“啧啧,你看你这么着急,是担心南宫雨菲,还是担心你嫂子?南宫于飞是你的妻子。听说你很有爱心,接吻的时候还咬了她的嘴唇,所以你一定是……”

“董——”

祁瑞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阮天玲给了一拳。

“给我保持嘴巴干净!”阮天岭尹稚盯着他,他的声音很冷。“祁瑞刚,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别烦我!”

祁瑞刚用手擦着嘴角的血,眼神冰冷。

“阮天玲,我说的是真的吗?另外,南宫于飞是我三哥的女人。来给我上一课。你是哪个葱?”

他的话音刚落,下一秒,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瞬间抵住了他的额头。

祁瑞刚微愕,阮天玲是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拔出枪来的。

“我可以杀了你,你以为我是哪根葱?”

“呵呵,杀了我,就不怕有人埋了我?”祁瑞刚得意地笑了。

阮、握紧了拳头。他冷冷冷笑道:“我自然会找人。到时候我会亲自送你下地狱!”

之后,他放下手枪,淡淡地对齐瑞森说:“你看看他,我去找人。”

“你知道人在哪里吗?”

“我有我自己的路!”

阮天玲转身要走,既然他说自己有想法,祁瑞森选择了相信他。

阮、带着人在城堡里开快车。根据手表上红点显示的位置,他很快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从城堡的后门出去,阮望着不远处的别墅,忽然心跳加速。

只是希望到这个时候,一切还来得及。

“跟上!”阮、带着人向别墅冲去,以为会遇到障碍,却不想遇到任何人。

因为定位器的指示,他们没有浪费时间挨个房间搜索。

阮天玲推开一楼一个房间的门——

我闻到一股血腥味。

地板上躺着两具尸体,没有江予菲的影子。

看到地上的血,阮田零第一次看到血就觉得不舒服。

桑鲤迅速检查了地上的两具尸体,并得出结论:“他们是被不同的人开枪打死的,子弹的类型也不同。只是,谁杀了他们,大榭去哪里了?”

是的,江予菲去哪里了?

他给她的手表显示了这个房间的方位。

但是这里没有人...

阮,的眼光落在开着的窗户上,会意地说:“嫂子跑了吗?老板,我们去追吧!”

“等等!”阮天玲锐利的目光盯着角落里的一个柜子。

窗户是开着的,很容易让人以为人是从窗户逃出来的。

如果有追兵,他们会跳出窗户去追...

然而,地面上有一些微小的线索。

比如柜子附近的几滴血。

为什么会有血?

江予菲...你受伤了吗?

阮天玲紧张的走向柜子,他抿着嘴唇,鼓起勇气打开柜子——

一个女人从里面蹦了出来。

那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但她不是江予菲。

她手里还拿着一块手表,是他给江予菲的...

最强女婿

桑鲤举起手说:“但是老板,最强女婿如果嫂子不在呢?”

“那你说她去哪里了?!"阮天灵犀利的瞪大了眼睛,最强女婿愤怒的咆哮着。

结束了,老板真的生气了...

桑鲤立即以最标准的军事姿态站了起来:“是的,我保证完成任务!”

阮天玲看他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二哥,老板这么凶,我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

“二哥,别放在心上,老板太担心大嫂了。”

“二哥,你怎么了?你真的难过吗?”

“不……”桑鲤不安地张开嘴。“总觉得老板只是看着我的眼睛,带着一点讨厌的味道。”

“讨厌?”

“是的!我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老板?结束了。冒犯议会会杀了你的。到时候你跟我一起。”

几个喽啰突然跳开,离他三米远。

“二哥,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关我的事。”

“不关我的事。”

“二哥,你一定要勇于承担责任!”

桑璃淡然的看着他们,“告诉你们两件事,第一,我得罪了老板。第二,你...得罪了我!不要急着给我找。找不到人就别来找我!”

几个喽啰一下子就爆炸了...

那边,祁瑞森按照阮天玲的交代,看着祁瑞刚,不让他打他。

虽然指着枪,祁瑞刚看起来还是一样。

“三哥,你以为你这样指着我,我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让你为所欲为吗?”

“莫兰,他们在哪里?”祁瑞森不回答反问。

齐瑞刚整理了一下西装,不屑的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哪?腿在他们身上,他们必须走,我别无选择。”

“齐瑞刚,你总是和女人打交道,你不是男人!”

“哈哈......”祁瑞刚被尹稚逗笑了,“什么是男人?和你一样,你一辈子软弱,和我斗了七八年,还没什么好叫男人的?!齐瑞森,你是懦夫,你不是男人!你听过一句话吗?无毒不老公,你缺的是无情!”

被他嘲讽,齐瑞森依然一脸无所谓:“你迟早要承担后果的。到时候,你去死吧,把这个理论告诉王艳。”

“嗯,谁生谁死还不一定!”

祁瑞刚话音刚落,一名保镖冲了进来,对祁瑞森说道。

“三少爷,他们来了消息,说找到了一个有钱人家!”

“真的吗?!"祁瑞森紧张的问道。

“是的,只是大主妇受了重伤,可能不能...生存。”

齐瑞森脑子里嗡的一声:“她在哪里?!"

“外面有一辆救护车,他们正把她抬到车上……”

警卫的话还没说完,祁瑞森就冲了出去。

齐瑞刚眯起眼睛,“跟上我!”

他绝不能让莫兰告诉祁瑞森芯片的下落。

如果有必要,他会杀了那个女人...

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和他的生活相比,她的生活算不了什么。

祁瑞森赶到时,医生正在给莫兰做急救措施。

看到她浑身是血,祁瑞森停了下来,有点不敢上前。

“病人失血过多,最强女婿背部中枪,最强女婿医院赶紧准备手术室!”

“天哪,她的一根手指被切掉了。”

“这是什么?”正在检查她的身体的护士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什么。

她把它拿出来,打开包着它的布——

原来是手指!

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呆了。

看到手指,祁瑞森猛地握紧拳头,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赶紧去医院,说不定手指可以移植!”医生忙说别人醒了,急着要走。

“等等,我也去!”祁瑞森冲进救护车,然后一个人影冲了上来。

看到对面的齐瑞刚,齐瑞森愤怒的咆哮道:“滚出去,你上来干什么?!"

齐瑞刚含着邪气扬起嘴角:“我老婆受伤了,我应该陪着她的。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这是你嫂子,不是你女人。”

“祁瑞刚,你* * *不是人!你这样对莫兰,你没资格做他老公!”

“我没资格?你* * *够资格吗?!"

“滚出去,不然我杀了你!”祁瑞森气得真红,他拔出手枪,对准祁瑞刚的额头。

祁瑞刚同时也拔出了手枪,也对准了他。

两人冷眼对视,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你们两个别吵架,病人需要急救,不能耽误时间!”医生生气地喊道。

“开车!”祁瑞森立即下令,但没有把枪拿走。

他不带走,祁瑞刚也不带走。

门正要关上,这时另一个东西跳了出来-

两人侧身一看,其实是莫兰的宠物狗乐乐...

“狗不能靠近病人,否则会被感染。”护士说她会开车送他下车。

“汪汪——”乐乐生气地喊,就是不往下走。

为什么医生头疼的这么混乱?

齐瑞森知道乐乐和莫兰感情很好,就跟他的一个手下说:“你带着吧。”

“是的。”保镖把乐乐拉了下来。

门砰地关上了——

救护车开走了,后面跟着很多保镖,包括祁瑞森的手下和祁瑞刚的手下。

他们都走了,只留下阮、的人在现场。

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不知道齐家族。

管家把这些事情通知了他,齐振华无奈的说:“他们会拼个你死我活,而且都长着硬邦邦的翅膀,我根本管不了他们。先看看,必要的时候我会上前平衡。”

他的意思是,只要他们没死,只要七古一站不起来,就允许他们去进龙。

阮、步履沉重,像千年寒冰,冷着脸走回城堡。

树林里没有江予菲,莫兰在城堡外被发现,江予菲给了她手表,这意味着江予菲不在城堡里。

现在找到江予菲的唯一线索只能从莫兰那里得到。

阮、出了城,问外头的人说:“齐家的媳妇们在那里?”

“老板,齐家家的妻子被送到医院了。情况很紧急。”

问,莫兰配给只是奥森?也可以在q空 ~1767532219投票

最强女婿

“去医院!最强女婿”阮天玲森冷道。

“可以!最强女婿”

今天许多汽车被送往伦敦的一家医院。

首先莫兰被送进了急诊室...

然后是江予菲。

莫兰因为身份特殊,直接去了最好的手术室,用了最好的医生。

手术室人满为患,所以江予菲不需要手术,所以他在病房里被救了出来。

当她获救时,医生突然说:“她的家人呢?没人陪她?”

“乔治医生,这伙人说费用由他们出,病人与他们无关。让我们自己来处理。”

“嗯,也只能如此。你找个护士来照顾她,她生活没问题,然后等着残毒慢慢消散。”

“好,我明白了。”

急诊室外,祁瑞刚学校和祁瑞森学校占据了整个走廊。

他们分别站在两边,个个高大威武,比黑社会还黑社会。

不断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从他们身边走过,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齐瑞森,这里没有你的东西,你可以出去!”祁瑞刚冷冷地看着他。

齐瑞森平静的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任何伤害她的机会。”

齐瑞刚阴沉地眯起了眼睛。他似笑非笑地勾着嘴唇:“你不给我机会?!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他走近他,用有些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祁瑞森。

“说吧,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你在莫兰是谁?你为什么不给我?!"

回应他的是祁瑞森的拳头——

瑞奇一握拳头,就嗜血的扬起了嘴唇:“你以为我一次又一次被你打中了?!"

“齐瑞刚!”脾气好的祁瑞森生气了。他忍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忍不住了。

莫兰的生命一再受到威胁。过去他的退步和隐忍,一点都没变。

齐瑞森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砸着地板说:“听我说,我会帮莫兰除掉你,而且……我会娶她——”

最后一句话,让祁瑞刚吓了一跳。

“哈哈哈......”祁瑞刚森冷冷一笑,冷酷的目光如刀。

“你说什么?!"

抓着齐瑞森的衣领,冷冷地问:“你愿意娶她吗?”

“可以!”齐瑞森语气很坚定,“我要娶她,你不配做他的丈夫!”

“祁瑞森,她是你嫂子。长嫂子,你* * *这是乱~伦!”

“这是伦敦。别拿语文套来教我。”

“好吧,我不会教你的——”

他话音一落,就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他直接用拳头教训了他一顿。

祁瑞森的身体撞在墙上,几个保镖就要冲过去帮忙。

“你们都站住!”齐瑞森举起了手。他冷冷地看着齐瑞刚。“这是我和他的事。”

齐瑞刚也命令手下,“不许你插手。”

然后,两人非常默契地脱下了上衣...

然后扑向对方,激烈的战斗——

阮、赶到现场,看到他们在打什么。

“老板,要不要上去帮忙?”一个奴才兴奋地问,连搓着手。

阮,最强女婿没有往前走,最强女婿而是坐在了凳子上。“没有。”

“为什么?齐三爷和我们是朋友?”

“谁说他和我们是朋友?!"阮天玲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喽啰们很困惑。“不是吗?我们现在在和祁三……”

“滚出去!再给我滚!”

“老板,我错了。”喽啰们忙得闭嘴,不敢多说一句话。

如果桑鲤在场,他会说:你是白痴吗?齐的三少爷是他嫂子的现任丈夫。你认为他是朋友吗?你老婆跟别人结婚了,你还把他们当朋友?!

是的,这两个人对阮来说不是朋友,甚至是敌人。

只有第一个敌人和第二个敌人。

自然,齐瑞刚是第一敌人...

阮、恨不得把他一个个打死。

他们闹这么大场面,自然会引起注意。

两个小护士躲在角落里嘟囔。

“进去的女人是谁?三个帅哥在护着她。”

“而且是三个帮派的老大。太帅了……”

“我希望有一个黑老板来守护我。”

“那不是你家黑老大吗?”

“不,他不是。”

“这么黑,这么强,什么不是黑老大?”

“哦,那是你家的白老大。皮肤好白,像个吸血鬼……”

“你管谁叫吸血鬼?”

“那你说谁是黑老大?”

“黑老板是你说的……”

“那只能由我来说。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家那个吸血鬼又怎么了?我只能说,不能说你!”

不知道谁动了手,两个女人很快就打起来了。

“大哥,还有一场战斗……”喽啰们惊愕的指着角落里的两个女人。

阮,不耐烦地闭上眼睛:“扔出去——”

“啊?哦,是的!”

两个小护士很快被甩出去,世界终于安静了一半。

祁瑞刚和祁瑞森也累了,两个人各自靠着墙喘着粗气。

他们都挂了彩,伤的不轻。

“齐瑞刚,如果你不爱她,就让她走吧...总是这样折磨她,你迟早会杀了她!”祁瑞森愤怒地说道。

让她走?

哦,别笑。

齐瑞刚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这辈子,她生来就是我的男人,哪怕死了……也是我的鬼!齐瑞森,她婚姻专栏上的名字是我齐瑞刚。只要我不同意离婚,你这辈子都别想了!”

“你有本事来找我!总是伤害莫兰,你不要脸!”

齐瑞刚冷冷的说:“你要是联合起来对付我,没人能想得更好!”

祁瑞森知道,走到今天这一步,祁瑞刚肯定是不会放过莫兰的。

他不打算一直忍着。

“好吧,我陪你到最后!”

“你?”齐瑞刚不屑地不屑一顾,“你永远没有资格!”

齐瑞森微微蹙眉。他冷冷地说:“谁赢谁输,直到最后,谁也不知道。”

祁瑞刚又是一声大笑,他绝对不会把祁瑞森这个混蛋放在眼里!

时光流逝。

整整四个小时的手术终于过去了...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莫兰被推出去了。

母亲李连忙拿了纸巾擦嘴。

李明臣笑着问:“妈妈,最强女婿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觉得她这么多年都没有男朋友,最强女婿现在也不是很想结婚,所以我怀疑她不喜欢男人。”

听了妈妈的话后,李明臣也觉得是这样。

他收敛了笑容,严肃地说:“妈妈,如果是这样,我能怎么办?”

“没有...如果我喜欢女人,为什么我和萧郎在一起?”

“他们应该像李茜一样为我们表演吗?”李妈妈说了她的担心。

李明臣想了一会儿,说道:“妈妈,别担心。我去看看我姐姐和萧郎出去旅游时都做了些什么。”

李牧点点头:“好了,快点,早点发现。”

“好。”

李妈妈忐忑不安地回去了。

李明熙不知道她妈妈会这样怀疑她。

李明熙一天没吃饭。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黎明了。

她有点饿了,但是一点食欲都没有,整个人都没有精力。

然而,李木走了进来,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让她下楼吃饭。

李妈妈吩咐厨房做了容易消化的粥,李明熙喝了一碗就饱了。

“妈妈,我上去休息了。”李明熙放下碗,说道。

李妈妈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睡了一天,别急着上楼。过来,我们聊聊。”

李明熙以为她妈妈又想谈私事了。

她走过去,不情愿地坐下。

李妈妈看着她,试探地问:“你要是觉得我是妈妈,就跟我说实话。你爱过谁吗?”

李明胜xi微愣。

“妈,你问这个干嘛?”

“我就想知道,你爱过吗?”

李明熙笑着说:“妈妈,你不会以为我是为了爱情而受伤,所以我现在不想结婚吧?”

听了这话,李的妈妈更担心她喜欢女人。

“别管我怎么想,你爱过吗?”

李明熙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爱过。”

“那是萧郎吗?”李的母亲又问。

李明熙无法马上回答。那个人就是萧郎,她一生中唯一爱过的人。

当李妈妈看到她的反应时,她知道她是对的。

而且,好像李明熙也喜欢萧郎。

只要她喜欢男人,她就放心了。

“明溪,你结婚后,一定要有个孩子,你知道吗?”母亲李又说。

“想要孩子?”李明熙有点错愕。她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是的,你一定有孩子了。”

“妈,我还没结婚,别说那么远……”李明熙笑了笑,起身道:“我累了,下次再说吧。”

说完,李的母亲也反应过来,她朝楼上走去。

李明希回到卧室,以为她不会生孩子。

她连恋爱的权利都没有,她怎么敢生孩子。

想到这些,李明熙更加难过。

只是她不是一个容易伤心的人,即使觉得不舒服也能很快让自己振作起来。

又休息了一夜,李明熙知道自己不能颓废了。

颓废太多了,工作也是,不如工作。

至少工作能挣钱。

早,李明熙起床。

她匆匆洗了个澡,最强女婿换了衣服,最强女婿化了淡妆,就准备出门去医院。

开车上路,李明熙打开敞篷车,让风吹进来。他看上去心情很好。

当她到达医院时,她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结果她不用刻意,还有很多工作留给她。

李明熙好几天没来上班,工作量自然积累了不少。

一天早上,她忙得抬不起头。

到午餐时间,她仍在忘记吃饭和睡觉。

“院长,该吃饭了。”韩拿出一个打包好的饭盒,放在桌子上。

李明熙揉揉鼻子:“别管了。”

“院长,我给你带了你喜欢的食物。趁热吃。你不能完成你的工作。”

李明希抬头一看,发现她没带医院的饭菜。

“是从外面买的吗?”

韩点头:“是啊,你不喜欢吃这凉面和一些小菜吗?我给你买的。”

李明熙大吃一惊。

韩提供的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她会主动出钱请她吃午饭吗?

“小韩,说实话,这是谁送的?”李明熙盯着她问道。

韩笑很受伤:“我是给你买的,不是给别人。”

“真的买了吗?”

“当然!虽然我没有多少钱,但我可以给你买一顿饭。迪恩,我刚刚看到你今天很努力,买下来安慰你。”韩说他很真诚,似乎没有说谎。

李明熙笑着说:“既然是你的心意,那我就谢谢你了。”

“慢慢吃,吃得开心,我就去上班。”韩笑了笑,放心地走开了。

李明熙把饭盒拿到茶几上吃。韩伟知道她的口味,点了她喜欢的菜。

李明熙没胃口,忍不住又吃了几口。

晚饭后,李明熙去视察了一些病房。

“喂,你看了今天的杂志没有?”

“是的,你看到了吗?”

“是的,当时它吓了我一跳。我以为……”

“嘘,院长来了。”

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个护士,看到她来了,都灿烂地笑着和她打招呼:“你好,院长!”

“辛苦了。”李明熙从他们身边走过。

“啊,在我心里,我们院长是最好的女人……”一个护士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李明熙觉得今天医院里的人很奇怪。

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当他们看到她时,他们很快就分开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李明熙不止一次听到他们提到今天的杂志...

下班后,李明熙开车去报摊,下了车去买杂志。

“老板,今天有什么新杂志?”

“都在这里了,你看,你喜欢哪种类型?”

李明-xi瞥过去,目光突然顿住。

“像这样?七块钱。”老板把她正在看的杂志递给了她。

李明熙康复并为此付出了代价。

上了车,李明熙手里拿着杂志,痛苦在心里蔓延。

【林月儿在和一个神秘男子约会,神秘男子疑似高富帅】

杂志封面上,小明星林钰儿正抱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郎。

原来他这么快就找到了女朋友...

难怪韩邀她吃饭,最强女婿而且医院里的人变得这么陌生。

他们肯定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他们都在可怜她。

李明熙暗淡的眼睛和杂志上的照片让她看起来眼花缭乱!最强女婿

把杂志丢在一边,李明熙深吸一口气,发动车子离开。

萧郎终于不再喜欢她,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她应该为他高兴。

我真的不应该难过。

李明熙没有回公寓,而是回家了。

她一进客厅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看到她回来,都显得很奇怪。

“回来。”李奶奶亲切地问候她。

李明熙点点头:“吃了吗?”

李牧笑着说:“还没有,等你。”

吃饭的时候,李奶奶和李木不停地给她夹菜,对她很好。就连不怎么说话的李福,也温和地跟她说了几句。

李明熙受不了家人这样。

晚饭后,她起身微笑:“我已经知道萧郎了。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说完,不管家人尴尬的表情,李明熙转身上楼。

过了一会儿,江予菲打电话给我,也担心她心里难受,安慰她。

李明希终于挂了电话,关了电话,心想不管谁打电话,她都不接。

洗完澡,李明熙做了个面膜,在床边看书。

只有在看书的时候,她的内心才会得到更多的平静。

“咚咚咚咚——”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李明熙抬头说:“请进。”

门被推开了,李明臣微笑着走了进来。

他走到床边坐下。他笑着说:“姐姐,我有个朋友明天要开生日派对。请跟我来。”

李明熙笑了:“不带你的N女友,带我做什么?”

“她们没有你漂亮,自然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面子。”

“以前没见你带我。”

“我以前很无知...明天和我一起去,好吗?”

李明熙明白他的意图,但他不想让她被关在家里。

“我不会去的。你知道我不喜欢去聚会。如果有时间出去玩,还不如睡觉。”

李明臣反驳道:“睡觉有什么意义?!出去多交朋友没坏处。明天去的人很多,都是很优秀的人。我给你介绍一些。”

我想介绍她的男朋友。

李明熙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现在不需要认识更多的朋友。好了,你去上班吧,我马上就睡了。”

“姐……”李明臣也不死心。

“滚!”李明熙只好把他踢出去。

李明臣被赶走了,李明熙再也不能看书了。

本来她努力想冷静下来,现在心里乱糟糟的。

李明熙只好关灯准备睡觉。

但此时时间还早,她根本睡不着,睁着眼睛胡乱想了几个小时,才有点困。

自从李明熙生日后,她就没见过萧郎。

转眼,时间过去了半个月。

虽然李明熙从未见过萧郎,但她听说了萧郎和林雪儿之间的绯闻。

李明熙每次得到他的消息,都会坦然面对。

还有,最强女婿你不用拿我和他找的人比。这对萧郎没关系。请记住这个。"

李明熙想多说,最强女婿别想激怒我,让我帮你对付格林。

但是看着对方是个女的,说话的时候会留一点面子。

李明扬淡淡的说完,她对面的文宁看起来有些奇怪。

“明溪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觉得你很美……”文宁急忙低下头,悲伤地解释。

李明熙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她转过身来,看上去迷惑不解,但却不带任何感情地看着萧郎深邃的眼睛。

萧郎站在她身后,身边有几个男人,显然是来这里吃饭的。

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李明熙心里着急,然后自嘲。

他听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害怕他听不到。

萧淡淡的看着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李明熙突然不敢面对他。

她正要离开,萧郎率先走过他们的桌子,没有跟他们打招呼。

一过,李明熙也迈开了步子。

他们的脚步很坚定,没有人回头。

李明熙快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握紧方向盘,但心很硬。

他应该听到她说的话...

当他听到她说如此粗鲁的话时,他一定对她更加失望了。

这样更好,这样他可以更彻底地忘记她...

李明熙在方向盘上躺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开车走了。

她不想工作,也不想回家,所以买了很多玩具去看望豆豆。

照顾豆豆的保姆看到她一个人来很惊讶。

但是保姆没有阻止她,邀请她进去。

“李小姐,先坐下,我帮你倒水。”

保姆叫她坐下,去了厨房,然后打电话给李茜,告诉他这里的情况...

豆豆刚从午睡中醒来,整个人还很迷茫。

看到李明熙,他从沙发上转身下来,迈开短腿,向她走去,张开双臂拥抱。

李明熙笑着抱住他的身体:“豆豆还记得阿姨吗?”

小家伙点点头:“记得……”

“阿姨今天给你买了很多玩具。你喜欢他们吗?”

小家伙摇摇头,看起来很孤独。

李明熙疑惑地问:“豆豆,你怎么了?”

“爸爸没来?”

原来是李茜小姐。

李明熙知道她是在给李茜打电话,因为她看到保姆没有给她倒水。

李明熙笑着说:“你爸爸马上就来了。”

豆豆眼睛一亮,小脸顿时开心了许多。

“真的?”

“当然。”

“阿姨,我想要玩具……”

李明熙拿出她给他买的玩具,和他一起玩。

没多久,李茜就来了。

“爸爸——”看到他,豆豆很自然地开心地跑向他。

李茜抱起他的身体,吻了他。

然后他看着李明熙笑着说:“我说,你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李明熙突然回头说:“当然是来看养子的!”

李茜卡住了,李明熙卡住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她只是下意识的想开玩笑,结果发现说的时候语气不对,说出来好像理所当然。

李明熙起身尴尬的说:“我开玩笑的。”

李茜以严肃的语气走上前去:“我觉得你是豆豆的好干妈。你有兴趣吗?”

豆豆立刻好奇地问:“爸爸,最强女婿干妈是什么?”

“是公认的母亲。”

小家伙看着李明熙,最强女婿奶声奶气地说:“你能做豆豆的妈妈吗?”

李茜揉了揉儿子的头,对李明熙笑了笑:“做教母就好,不要做后妈。”

李明熙忍不住笑了。

“好,那我就当豆豆的干妈!”

反正她注定没有孩子,有个儿子就好。

李明熙成了豆豆的干妈,自然要庆祝这样的大事。

下午,李茜亲自下厨,做了许多美味的菜肴。

李明熙想给他面子,多吃点,但她吃了几口,再也吃不下了。

“对不起……”李明扬捂着嘴,立即冲向浴室。

李茜担心她,所以她去查看了一下。

李明熙就像早上刷牙一样,突然吐了,眼泪都憋不住了。

“怎么了?怎么了?”李茜站在门口,关切地问道。

李明熙洗了手,侧身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最近没胃口。估计是我太累了。”

李茜不禁纳闷:“你怀孕了,是吗?”

李明熙被卡住了——

然后她摇摇头。“不,我肚子应该有点不舒服。”

“我是医生,别忘了检查一下。”

“好。”

李明xi点头同意,但他没有放在心上。

吃完后,她先走了,李茜不得不多陪陪豆豆。

李明熙认为自己没有怀孕。

她和萧郎第一次发生关系,也就是一个月前,他们一直在采取保护措施,她不可能怀孕。

应该是她的精神压力导致食欲不振。

李明熙很清楚自己的病情,但也知道这种情况是治不好的。

除非她不再受萧郎的影响,除非她真的放下一切...

李明熙认为她不会和萧郎有任何交集。

结果,因为格林的缘故,他们又有了交集。

有一天,李明熙的医院送来一个病人。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格林。

林钰儿只是一个不红的小明星,但大家还是知道她的。

林月儿因为拍戏不小心摔断了腿。就在他们剧组有人知道李明熙的医院,知道这家医院的医生很厉害的时候,就派人来了。

李明溪医院的人,谁不知道林月儿?

她和萧郎在一起,整个医院都讨厌她。

她一出现,整个医院都知道了她。

因为林月儿是明星,她的剧组负担医药费。

所以她直接去了最好的贵宾病房,吸引了很多粉丝来看她。

李明熙一到医院就觉得今天的医院特别热闹,像菜市场一样。

“院长。”一个小护士抓住她,低声鄙夷地说:“今天早上一个明星摔断了腿,被送到我们医院。她是林穆尔。”

李明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我明白了。”她没多说,直接去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韩就找到了她。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