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AG竞咪厅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安宁的风舞完结版(1/24)

AG竞咪厅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还有金掌柜送的黑陨石,安宁安宁你也应该让楚老爷过目一下。

不过算了,安宁安宁你应该很快就能培养出高级黄金的灵力,然后去吓吓楚宗主。

罗素这么一想,不由兴奋起来。

不是她不老老实实工作,去练炼丹,中止了精神力量的修炼。

事实上,自从我得知我拥有所有的元素,自从我知道主神必须是一个拥有所有元素的法师,罗素心中就有了一个伟大的计划!

她,要,修,练,完成,扎!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罗素做出了一个谨慎的决定。

当罗素回到家时,他看到几个晏子人已经准备好要走了。

“去吧。”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罗素和他的一行人继续往山里走。

首先,我们昨天去看了我们眼睛设置的陷阱。

“哎哟!看来我们的运气很好!”晏子兴奋的尖叫出声,“你看,快来看!猎物,下面有猎物!”

昨晚,在所有人离开之前,在这个重力速度限制杀伤阵中挖出了一个长、宽、高各20米的立方体陷阱。

而且,罗素还制造了整整五层陷阱,只要有猎物冲进来,别以为自己能逃脱。

果然-

现在我们凑在一起往下看,都心花怒放。

“一、二、三……”

“你看,不仅有长腿兔子之类的小猎物,还有几只野猪。对了,还有大棕熊,哈哈哈。没想到会猎到大棕熊。你看,大棕熊还活着,此刻正盯着我们。”

甚至在北辰影兴奋的时候,突然,地上的大棕熊是一个纵跃,身形如闪电,向北辰冲去!

北辰的影子瞬间变了脸色!

然而,在大棕熊冲上来之前,它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住了,它的形状就像一块巨石砸在地上!

隆隆声-

一声巨响,大棕熊把它砸了,下面的小魔兽立刻被砸了...它几乎变成了华颂肉末。

原本二十米深的坑,直接被砸得还有十米深。

但是大棕熊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强烈的撞击中,大棕熊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它嚎叫着,最后因为受了太多的伤,流了太多的血,永远闭上了眼睛。

晏子和北辰苍白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

北辰拍了拍胸口位置:“好人才...太激动人心了!”

罗素严肃地告诉他:“大棕熊刚才给你上了一课。”

北辰英惊呆了,认真地点了点头:“嗯,如果你想临死前拉个垫背,往往会有终身打击。以前火虎是这样,现在大棕熊也是这样。”

徐虎因粗心大意而死。

幸运的是,北辰英身边有罗素,在此之前,她用一个器官绑了一只大棕熊,救了她的命。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北辰影业在这方面养成了谨慎的习惯。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当然,这是后话。

罗素把所有的猎物都分了出来,大棕熊仍然完好无损,但是被它压碎的魔兽,全都被压碎成肉末和血污。

罗素苦笑了一下:“我能拿这些魔兽肉怎么办?”

//l

Genius网站地址:。手机版本阅读URL:

南宫刘芸惊呼:“小心。”

他一言不发,舞完把罗素拉到身后保护她,舞完同时把注意力集中在附近的石碑上!

蓝鸿渐原来向前一跳,现在嗖的一声飞回罗素的剑鞘!

罗素的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石碑!

就像石碑后面空房间里雪白的窗帘,窗帘里出现了蚂蚁般的影子。

小黑点越来越大,窗帘越来越薄!

“有东西出来了。”罗素是一个陈述句。

南宫刘芸的脸微微凝了一下,说:“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就这样吧,我不会给你添乱的。”罗素看上去严肃而认真。

眼前的一幕,让她体内热血沸腾,精神抖擞!

有东西出来了...会是什么呢?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壮汉?

想到这,罗素的心怦怦直跳!

此刻,南宫云,他静静地站在石碑前,双手做着复杂的符号。

这些闪着金光的编码符号从他手中飞出,一个个半悬空排列组合有序。

罗素眼前一亮!

南宫云烟正在编队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在东张西望的做坤包!

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色符号飞出南宫云,来自四面八方的干坤之袋也越来越大...罗素继续撤退!

这个时候!

嘣!

一声巨响!

石碑后面那薄薄的空隔板,可以反射影子,突然坏了!

瞬间!

一连串的黑影像洪水一样冲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终于跑出该死的武鸣监狱了!哈哈哈哈哈,老子终于自由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的空分区这么弱,哈哈哈!”

“天!好清新空气息,好人肉味!”

“吴明监狱那破地方,这么多年,空气脏了,还是在这里舒服!我终于要回归精神世界了!”

“哈哈哈,灵界!我牛半山又活了!干掉它!!先杀几个人肉塞牙缝!”

“兄弟们,走吧!杀人!”

罗素听了他们的话,脸色微微变了变!

这个阴影里至少有三十个人!

它们看起来不一样,有的长着狼头,有的长着虾头,有的长着魔兽尸体,有的长着蛇尾!

他们狂妄自大,随时准备杀人吃饭,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实力并不弱!

罗素浓浓一看!

发现这30个人,都是神级以上的实力!

小神,中神,大神...

在灵界大陆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门派的存在...如果你真的让他们出去,去下面的世界杀人...普通人类如何抵抗?

天知道会造成什么可怕的后果!

更让罗素害怕的是!

今天刚来的时候,遇到了一波破墙的人空。之前呢?你去过一个又一个的强者吗?他们是不是已经分散在民间,隐藏起来了?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性,罗素就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

但是就在这时,当那三十个壮汉正要冲下去的时候,突然!

他们住了,结版慢慢转过身来。

然后,结版他们看到了悬崖中央的人影。

衣服飘飘如神!

神奇独特!

一个高贵而冷酷的当代儿子——南宫刘芸。

“嘿,人类?”

“新鲜人类?”

“多美的人类少年!”

“看着就好吃!”

“对了,你看,那里有个小女孩!”壮汉盯着狼的头,指着不远处的罗素,眼睛闪闪发光!

“哈哈哈!我在武鸣监狱很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个刚出来,又吃又玩,呵呵!”盯着虎大神,壮汉脸都红了!

“兄弟们!继续!抢食物抢女人!”

“走!”

这三十个人,来自三千个世界的无数层面,有着不同的种族,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他们饿是因为被关在武鸣监狱!

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罗素的眼睛像墨水一样黑,像剑一样向他们射击!

如果让这群饿狼下山,整个灵界大陆都会被他们毁掉的人搅乱,到时候人民就遭殃了!

“走!”

这30个人中,有3个人没有动,但是剩下的27个人中,有7个人冲到了南宫云,而另外20个人全都冲到了罗素!

他们的眼睛像饿狼一样闪着绿光!

看起来很吓人!

不幸的是,他们这次遇到了不好的人,但他们遇到了南宫刘芸和罗素!

冲向南宫云的七个人中,有小神、中神、大神...

然而,在他们冲向南宫云之前,他们看到一道光闪过,剑芒如雨般射向他们!

噗,噗!

“啊啊!”

他们爆发出一阵悲伤的低吼声,不可思议的站在原地,盯着南宫云烟!

他们原本被南宫云围成一个圈,但此刻他们——

砰砰。

他们站在原地,同时他们的身体向后倒去...成了一个整齐的圆圈!

这一幕,所有人顿时惊呆了!

那三人悠然的站在原地,负手而立,一看就是这群人的头,此刻,他们的目光森冷的盯着南宫云烟,神色更加凝重的带着敌人。

二十个原本冲向罗素的人听到声音后下意识地回头,然后看到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这一幕...

天哪!

为什么...

七个倒下的人,有他们的亲人和兄弟!

“哥哥!”

“爸爸!”

“所有人都会杀了这个年轻人,为我们爱的人报仇!”不知道是谁吼的。

冲向苏的二十个人倒下了,把他们都刷走了,他们的眼睛像饿狼一样凶狠,他们都冲向南宫云爆!

他们整齐暴力,每天在生死之战中混在一起就知道了!

二十人,小神,中神,大神...他们不像魔帝的批量激活的大神。都是血雨腥风中被杀的修罗杀手!

二十个人围住了南宫云烟!

安宁的风舞完结版

“敢杀我们的兄弟!安宁寻找死亡!安宁”

“杀光所有人!”

但是下一刻...

噗,噗!

南宫云腾起空时,衣袖飞扬,十片冰片从他的方向迸出,向着这二十人射来!

噗,噗!

十片冰片射出来,下一秒!

有十个数字慢了下来——

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他们的眉毛之间粘着一层薄薄的冰片。

原则上这么薄的冰片根本不致命,但是爆冰片的是南宫刘芸,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砰砰。

十个人影摇晃了几下后,竟然又砰砰地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

为什么薄冰片有这样的力量?!

大家都是大神,可这薄冰片值不值得?!

但是,只有眉毛里真正的瘦兵才知道……不仅仅是薄冰刃!

冰刃刺入眉心后,一股可怕的闪电电流进入了经脉!

真正杀死他们的,显然是那种恐怖到让人无处藏身的电流!

“你看!他们的身体……”

“他们的身体在冒烟!”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冰片吗?身体为什么会冒烟?”

“天啊!看,他们的身体着火了!”

“燃烧!已经烧起来了!由内而外燃烧!不能灭火怎么办!”

“他们被冰活活烧死了?!"

在场的人几乎都是用一种优柔寡断、不确定的眼光盯着南宫云!

这一幕,太奇怪了!

他们是在众神之巅见过世界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有的人可以用冰烫人!

眼前这个年轻人美得不可理喻,年纪轻轻就是一种欺软怕硬的世家公子,却没想到会这么无情!要这么厉害!

“怎么办……”

“老板,我们该怎么办?”

本来出来了三十个人,但这只是一个悬崖,十七个人不见了...这个损失率太大了!

“风紧了,尖叫!”

为首的三人,原本淡然而立,用一种高人一等的超然眼神,看着自己的手下和年轻人在大陆的精神世界里战斗。

他们原本以为在物质层面上杀死少年很容易,但是-

他们三个面面相觑,摇摇头。

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就算是在众神之巅,他的力量也可以横着走!

“撤!”

三位领导同时下令!

这下这群人已经在等这个命令了!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爬出武鸣监狱,不是为了被一招打死,而是为了享受物质位面!

听到撤退命令后,对方眼中光芒一闪,下一刻!

嗖嗖!

十几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冲了出来!

快如闪电!

他们的计划是有人会被抓,但绝不会全军覆没!

然而,事实出乎他们的意料!

砰砰。

当他们冲出去时,惊讶地发现自己撞上了一堵厚厚的墙!

然后,他们的身体被弹了回来!

这是不对的。墙是从哪里来的?

快跑快跑。快跑!

但是

然而,舞完直到他们跑了,舞完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无路可逃!

嗖嗖!

南宫云手中的冰刃一个接一个的飞了出去!

“啊啊啊!”

这些从武鸣地狱出来的人,他们在努力享受这个世界上的强者。他们的后脑勺被射成一片片冰刃,嘴里还尖叫!

一,二,三...一个接一个,有人摔倒了。

本来只剩下13个人了,现在,南宫云是冰刃之后,只剩下最后五个人了!

三个领导,两个下属!

大家面面相觑。

怎么会有人这么厉害!

精神世界大陆上的人是什么时候...变得比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更强大?!

“你,你是谁?”三位领导中,消防局的三位领导冷冷的盯着南宫云。

“你也是从众神之巅来的吗?”两位领导心中一动!

只有他们,雷处长,凝神狰狞地盯着南宫云,一言不发。

南宫刘芸的眼神又冷又冷:“没有。”

“你从哪架飞机来的?”三位领导急声问道。

“精神世界的土地。”南宫云寒如此回答他们。

“不,这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三位领袖死死盯着南宫云,“精神世界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存在?有这样的实力早就去了大陆的精神世界,怎么会留在这里?!"

南宫云寒就这么盯着他们,用死人的眼睛盯着他们。

“年轻人,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那个从一开始就不动不出声的大领导,嘴角微微勾起。

这三位领导是三兄弟,武鸣监狱的一股势力。

他们很幸运,他们所在的地方是空封印薄弱的地方。有一天,他们的敌对势力突然消失了。他们搜索了又搜索,然后找到了空之间的薄弱之处。

南宫云烟没有说话,但是在那张无可挑剔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冰冷而凝重的颜色!

因为领导的强势...不容小觑!

南宫刘芸没多久就进入了超神境界,属于超神境界的明星。然而,南宫刘芸清楚地感觉到,他面前的这个大领导也是一个超神境界的强者。

“我只知道我过了。”南宫云冷然道。

“好!”大头目挥挥手,他身上穿着的狐狸毛大衣从他身上飞了下来,露出一套结实的西装!

大领导知道南宫云实力很大,对自己的年龄也不觉得轻视!

所以,他先动手!

一手是杀!

砰砰。

大教主和南宫刘芸大战了一半空!

白雪皑皑,千里积雪,他们敲打的坑坑洼洼!

很快,他们冲进空之间的缝隙里,消失了。

“嘿,小姑娘,这里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和哥们一起玩怎么样?”剩下四个人,罗素聚集了过去。

这四个人最弱的在神的境界,最强的在大神的境界!

虽然罗素表面上是中国大神的巅峰,但已经证明她对付一般大神是没有问题的!

在魔帝用九影法考验罗素之前,罗素从第一大神冲到了第七级强者,没有五六个强者死在她手里!

然而,结版这四个人并不了解罗素的强者。他们只觉得罗素是一个只靠南宫云烟的美丽却脆弱的小女孩!结版

这时候,四个人将罗素团团围住,嘴角都露出了猥琐而恶毒的笑容。

他们被关在武鸣监狱太久了。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一直饿得慌。现在,当他们看到罗素时,他们还能住在哪里?

“姑娘,和哥哥们一起玩怎么样?”三位领导人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罗素的肩膀上。

然而下一秒!

雪!

轻微的响声!

“啊!”三位领导大声尖叫!

罗素举目望去,只见三位头领的右手断了,露出来的经脉犹如晴天霹雳,火光冲天!

如果只是闪电燃烧经脉,偏偏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意!

“啊!”三位领导握右手,痛苦的面部肌肉剧烈抖动!

好痛!

他再也站不住了,不停地在地上打滚,滚得浑身是雪。

但是很快,他身下的雪融化成了水,把他整个人浇湿了。但这并不能减轻他的痛苦。

本来剩下的三个人还想向罗素伸出双手,但此刻,他们都下意识地退开了罗素身边三丈远的地方,像蛇一样避开罗素!

太可怕了!

和大领导打架的小伙子,他居然有余力把注意力分配到这边,简直是杀手锏!

“好痛...好痛...救我...救我……”三位领导痛得在地上打滚,他强忍着疼痛抱住两位领导。

“会传染的。”罗素淡淡的说道。

原本伸出手的第二位领导,瞬间大吃一惊。他的身体迅速跳了回来,以至于挣扎着站起来的三个首领又倒在了地上。

好痛...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痛苦过。即使在武鸣监狱,每天都被打死,受的伤也多,没有这种灼痛...

确实如此。

平时打打杀杀只是外伤,最严重的还是内伤。但是,第一手,南宫云直接破坏经脉!

你知道,燃烧主火会把经络一寸一寸地变成灰烬...那是什么样的痛苦?那是硬生生拔指甲的百倍痛苦!

难怪升任大神的三位领导都受不了。

最后,他慢慢摔倒在雪地上。

他浑身都是他挣扎过的乱七八糟的雪,鲜血流了一地,看起来一塌糊涂。

倒在地上的三个领导人身上冒出黑烟...他的身体很快被黑烟烤熟,最后变成了一具骷髅,最后...甚至连骨架都被烧毁了。

一阵风吹来,黑烟消失……无影无踪。

“嘶——”剩下的三个人,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有一种背上发冷、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怎么会!罗比大陆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而且还是少年?就算皇帝在众神之上也是少……”

“不不不,皇帝是亿万年来最亮的星光。是不是比得上灵界大陆的一个小男孩?晚辈,没人敢跟皇上比。”

“这个年轻人太嚣张了,我真希望他能去众神之巅,然后被踩在脚下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安宁的风舞完结版

“呵呵,安宁以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安宁现在已经晋升为超神了,他跟大哥的一战,如果过于激烈,因为天地规则不会被发现!那时候也不是不可能逼他到众神之巅。”

这三个人现在真的不敢动了。

他们又出不去了,因为这一边的天地已经被南宫云打下去了,也就是说现在大家都在南宫云打下的干坤袋里,想要逃走?不可能。

所以这三个人远离了罗素,他们蹲在一起小声说话。

罗素听了他们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

少皇?强行转移?

“少皇是谁?什么是强行传送到众神之巅?”罗素悄悄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蹲下身子,冷冷地盯着他们。

“害怕!在这里干吗?!"

“你别过来!我们不想和你在一起!”

“如果你不走,我们就走!我们不敢和你在一起!快去快去!”

现在这三个人看到罗素,就像看到鬼一样。

他们亲眼看到三位领导人化为灰烬,被风吹走了...他们心中的恐慌无处可藏,所以当他们看到罗素时,他们的反应非常强烈。

冷冷一笑,拔出手中的蓝剑,缓缓指着他们道:“绍帝是谁?什么是对众神之巅的强力传递?”

第二个领导愤怒地盯着罗素:“小姑娘,我们现在正在抚摸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放了你。照顾好自己,不要欺骗太多!”

“是!如果我们大领导赢了,呵呵!”甲级用牙挑衅罗素!

噗!

兰鸿渐在罗素手里,没有停顿,像流水一样捅了甲级!

要快,要准!

你知道,罗素在练女神剑术,女神剑术就像表面上的仙女舞蹈一样优雅。其实还有隐藏的杀招,又快又准!

再加上蓝鸿渐是拥有极其强大剑气的洪大人!

所以!

噗!

这一剑,跟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罗素硬生生的刺穿了眉心!

“上帝!”

“你!”

剩下的两个人,用鬼一样的眼睛盯着罗素!

毕竟本甲也是神境巅峰的实力。他在武鸣监狱能活这么多年,他自然有办法救他一命,可是他没想到会从武鸣监狱出来,可是...

他们用脆弱的眼神看着罗素,认定她是一个受保护的柔弱女孩,但他们没想到她会如此无情!

一把剑穿过眉毛!

“你...你……”本佳盯着罗素,说了一句话...终于,他的身体向后倒下了!

砰!

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的眉毛是红色的,血的颜色蔓延开来。

然而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简直死不瞑目。他不相信自己死得这么容易...

第二个领导用凶狠的目光盯着罗素:“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大。”

“少皇是谁?什么是强传递?”罗素还是那句话。

对她来说,这句话的答案很重要!

帝少倒也罢了,天才在众神之巅暂时可以忽略不计,但罗素的后半部分却非常关注。

南宫云会被强传到众神之巅吗?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

PS:求月票,下一页推荐~ Mmmmm ~

帝少倒也罢了,舞完天才在众神之巅暂时可以忽略不计,舞完但罗素的后半部分却非常关注。

南宫云会被强传到众神之巅吗?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代?

罗素冷冷的眼睛盯着二号头目!

“不过,你要想知道邵皇帝是谁,想知道别的,就先打我吧!”两位领导心里憋着一股气!

在罗素做出反应之前,两位领导人先发制人,向罗素发起了进攻!

带着刀剑!

人影跨了过去!

只有一招,罗素就知道两位领导人实力非凡,不可小觑!

然而,更令人惊讶的人不是罗素,而是第二个领导者!

他以为罗素只是神的巅峰实力,却没想到罗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大神!

只是一个交手,他就用了70%的实力,没有一举拿下罗素!

这小小的精神之地随便遇上两个少年,好残忍。水好深,是卧虎藏龙!

这一刻,二领导的心有点凉了!

砰砰。

而且接连遇到三次!

第二位领导对罗素的实力感到惊讶,但他紧张的心也放下了,因为虽然这个小女孩有逆天的天赋,但她还不是他的对手。

“小姑娘,你还有时间求饶!赶紧放弃!”两位领导人手中的剑位于罗素细长的脖子之间。

然而,罗素在下盘很矮,以一种神秘的姿势躲开了!

“如此居然还能避过,我家姑娘真是了不起!不过,你毕竟太小了,今天死在我手里!”两位领导咬牙切齿!

他的死,他三哥的死...让他的眼睛充满了血红!

“去死!”两位领导人手中的剑高高举起,罗素的额头被狠狠砍下!

如果这一次,罗素会死!

罗素眼中浮现出一抹寒意!

这把剑意味着她可以有70%的把握避开它。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躲闪!

雪!

一片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比闪电还快。当两位领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打中了他的眉毛!

两位领导睁开眼睛,盯着冰刃飞来的方向!

他一直很小心地注意着冰刃,但是...最后,他还是死在了冰刃下。

砰!

他高高举起的刀击中了地面。

下一刻,南宫刘芸的一只长而有力的手臂将罗素揽入怀中。

罗素吐出一点浑浊:“第二位领导...被你杀死了?”

“还是什么?”罗素冷声回答。

“对了,刚才跟你对着干的大领导?他这么厉害,应该没那么好杀吧?”罗素问道。

当我提到这个问题时,南宫刘芸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寒霜:“他跑得很快。”

“逃跑?”罗素尖叫着紧张地拉了拉南宫云:“大领导的实力是30个人里最强的。让他跑了,后果不堪设想。他一定会害山脚下的人,然后整个精神世界就乱了!”

然而,罗素在南宫云烟的神色间看不到一丝担忧,相反,他的眉眼带着一丝好笑的微笑。

“你在笑什么?”罗素没好气的盯着南宫云烟。

“我家她着急的时候特别可爱。”南宫刘芸美眸中带着微笑,手指轻弹罗素的额头。

安宁的风舞完结版

“我什么时候不可爱了?”罗素哼了一声。

“嗯,结版我家姑娘一直都很可爱,结版一直都很可爱。”南宫云烟赞道。

罗素明白了南宫刘芸话的意思。她盯着南宫刘芸:“你家是谁?我不是!”

罗素见南宫云又要说话,便打断他的话,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他去哪里了!”

南宫云烟指了指石碑。

罗素秒明白了!

她奇怪地看着南宫的云:“你把他打回去了吗?!"

在南宫刘芸说话之前,罗素惊呼道,“这怎么可能?大领导讨厌我们。进入武鸣监狱后,如果消息传出去,很多人会跑到这里这个弱不禁风的地方……”

只要一想到无数强者登陆精神世界,罗素就有头皮发麻的感觉。

“所以,他没有被释放回冥界监狱。”南宫云烟淡淡说道。

“那么...你把他放在哪里了?”罗素好奇地问道。

南宫云烟神秘一笑,看着罗素,笑而不语。

“快说!你让他跑哪去了?目的是什么?”

“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我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你激起来了好吗?!"罗素气呼呼的盯着南宫云烟。

如果她没有说那么多,她的好奇心就没有那么重,但是罗素之前的好奇心是很强的空,她就卡在这里不知道答案。她说她很沮丧。

南宫刘芸的嘴角微微勾起一句:“我们结婚吧。”

“嗯?”这个话题转移的跨度如此之大,以至于罗素无法回应。“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答应我的求婚,满足你的好奇心,嗯?”南宫云烟的声音本来很好听,现在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罗素身上很有诱惑力。

那双眼睛,像火一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仿佛灵魂被那双黑眼睛吸进去了!

罗素只感到一阵脸红,她下意识地避开了南宫云灼热的目光...

这么简单就想求婚成功?哼!

罗素踏上南宫刘芸的脚,骄傲地扬起下巴:“如果你爱说话,这个女孩现在不好奇了。”

罗素以为她假装生气,然而南宫刘芸会告诉她真相,

南宫云烟其实...没告诉她!

罗素把双臂抱在怀里,转过头去!

她心里很生气。她说了一些关于他的女孩和求婚的事。结果他真的没有告诉他她想知道的事情!好精神!

“把剑给我。”南宫云烟似乎没有注意到盘旋在罗素头顶的低压,他向罗素伸出手。

“哼!”罗素心中愤怒,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

南宫刘芸舔了舔嘴唇,去了罗素。他无奈的笑了笑:“姑娘?”

罗素气呼呼的转身一个方向!说好爱宠她,但不要告诉她!以后不要理他!罗素心里很想!

看到小丫头愤怒地撅着嘴,南宫云烟只觉得可爱。

她的女孩通常在人前看起来很平静,也只有在他面前才能表现出她最真实的一面,就像一个小女孩,就像他一样。

南宫云烟心里只觉得很贴心。

因为这种情感,安宁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看到。

“傻姑娘。”南宫云烟扶住罗素的肩膀。

“别碰我!安宁”罗素非常生气。

“你看这是什么?你再生气,又有人爬出来。”南宫云指着石碑后面的空隔断。

罗素的心猛地一动,她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墙上反射出来的微弱的空小影子!就像之前的大领导,出来的时候就瞟了一眼!

“还有人想出来吗?!"罗素惊呼道!

“嗯。”南宫云烟不置可否。

“你怎么能这么冷静?!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罗素忙把剑递给身后的蓝鸿渐,甚至还把剑身递给了南宫云!

同时,罗素的内心非常担忧!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已经遭遇了两次强大的入侵。天知道在此之前,有多少强者进入了精神世界!

罗素有一种精神危机感。

南宫刘芸手里拿着蓝鸿渐,他没有看到他做任何其他的姿势,而是指着石碑中央的蓝鸿渐!

瞬间

金色的符文从蓝色的剑中飞出,迅速向石碑的中心出现!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色符文,罗素清晰地感觉到天地之间的气场是丰富的!

洪大人沮丧地盯着南宫云,但他无可奈何。他根本抵挡不住南宫云。

但他内心是不情愿的。

如果他不愿意,很容易影响密封效果。如果封印效果不好,会影响整个精神世界的安全。

“如果你有什么愿望,你现在就可以说出来,否则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望着石碑旁日渐单薄的[/k0/]隔板,开口提醒弘法师。

而此刻,封印大阵已经开始了!

留给弘法师的时间不多了。

“我好饿。”弘法师含泪看着。“我好饿。”

“那你能吃什么?”罗素不停地挖掘食物。

她在空房间里放了很多准备好的食物,方便她在忙的时候吃,但是几乎把食物都吃光了,而洪大人却不停的摇头。

“没饭吃,要紫水晶吗?”罗素双手捧着紫水晶问道。

鸿大人仍然摇头。

没有食物,没有紫水晶

“药材呢?”罗素不停地挖掘药材,能被她珍藏的东西在世界上一定是珍贵的。

如果其他的炼药师在罗素看到这些药材,连眼珠子都会凸出来。然而,洪大人仍然伤心地看着,痛哭流涕

“好饿”

眼看大阵的封印即将完成,只见洪大人即将消失

罗素心里有些担心!

如果洪大心不甘情不愿,那么就不能发挥出它最好的作用,然后他就溜出去,后果很严重!

突然!

罗素看到了一棵树!

不是仙茶树,是能帮你了解果实的树!

当罗素被鸿渐大人俘虏囚禁时,精神力量被封印了。后来,苏华艳把珍贵的谢灵果送到了罗素!

当时,每个人都说这种水果非常珍贵,不能种植,但罗素不相信,所以她把石头放在空房间里种植。

进来的人不是别人,舞完正是睿亲王。

小王子跑回家,舞完一声不吭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瑞王子。

睿亲王是一个能遮掩自己错误的人。只有他儿子能欺负人。别人怎么能欺负他?

龚喜一家实际上敢在这条街上杀人,但这个人是罗素要他问候的人。这是因为他没有关注芮王子,所以芮王子立刻就生气了。

小王子脸上的伤口也是芮王子的主意。

芮王子在命令小王子为太后哭泣后,亲自去为皇帝哭泣。

龚喜之是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没有经验,但睿亲王没有。他不是抱着皇弟的大腿哭过一两次。他做生意很熟练,脸皮很厚。

睿王拿着一根白玉棒,飞奔到龚喜。砰的一声。

当于和皇帝反应过来的时候,之已经被砸了好几棍子了。

“老二,你是干什么的!”魔帝大喝一声!

余更是瞪眼!可恶,可恶,在皇上面前打人,这小皇子的脾气是芮皇子遗传的!

芮王子扔掉手中的白玉手杖,扑通一声跪下,抱住了魔帝的大腿。“哥哥,哥哥,你侄子被打了!小饺子被打得下不了床!它现在在母亲的!”

什么?!

魔帝突然一惊!

真想说,姐夫哪有小侄子亲?

“小饺子怎么样?严重吗?你通过医生了吗?医生怎么说……”魔帝的嘴被一连串的问题甩了出去,语速又快又急!

直和余对视一眼,心不停地往下沉...陛下的态度让他们感到不安,这也太偏心了吧?

睿王叫道:“这两个人竟然先向兄弟和恶人告状,真恶心!可怕!兄弟,这就是小饺子被两个人打的地方,在街上被打!哥哥,你一定是你大侄子的主人!”

芮王子抱着魔帝的大腿,哀嚎着。

但是当他说这些的时候,智和余立刻站在了当场,他们都忘记了哭泣...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都被小王子打败了吗?他们什么时候变成打小的了?

“具体来说。”魔帝用双手托起睿亲王,此时太监总管已经亲密地抱着软椅,于是魔帝把睿亲王推到软椅上,生气地说:“放心吧,慢慢说,谁敢欺负小饺子,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魔帝一边对芮亲王说,一边狠狠的盯着龚喜。

龚喜直只觉得眼前一黑...

恶人先告状,睿亲王居然说自己是恶人先告状,很明显这句话应该给睿亲王!

刚才睿亲王下手的时候,打了他一身衣服的地方。他脸上没留一滴血,不能玩什么险。

龚喜直收拾语言,正要指向王子,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太后娘娘要——”

皇太后听了,急忙进来。慈禧太后因为愤怒,顺风行走,蹬蹬蹬,速度很快。他身后的人不得不快步跟上。

这些年来,结版太后很少生气,结版所以当魔帝看到太后怒气冲冲地进来时,她惊呆了。

魔帝赶紧招呼他:“妈妈……”

太后重重地哼了一声,当她看到龚喜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时,她越来越生气:“皇帝在干什么?”尽管被打,你的侄子还是为你姐夫做决定吗?!"

魔帝哭笑不得...太后从哪里看出他在掌管龚喜家族的?

魔帝忙着道歉:“妈妈说哪里,我最疼小饺子了。听说小饺子受伤了?”

太后冷笑道:“小饺子被你姐夫打了。你说什么?包不盖!”

智和愚受了委屈,差点哭出来。

很明显,挨打的是他们两个,但是皇室的人,一个个,护短,甚至出口第一句,打小王子。

“陛下,你错了。我们从来没有给过小石头一根手指头。打败我们的是小石头。请仔细观察陛下,不要冤枉好人。”龚喜为自己辩护。

“好人?你是说我们小王子不是好人?”太后冷笑。

“嗯……”龚喜窒息了。

“骂我们小王子是兔子,又不是你龚喜大人?”

“嗯……”龚喜直来直去的气势被太后彻底压制住了,顿时哑口无言。

“多少钱!问你个问题!你有没有叫过我们的小饺子兔子?说实话!有一句话撒谎,丧亲让你死!”太后很生气!

龚喜想哭。他只能头皮承认:“是三哥,但他无意,他……”

“这是无意的,对吗?嗯,丧家会让他大意,让人挖出他的心!”太后的皇后光环完全打开,粉碎了观众。

龚喜迫不及待地扇了自己一巴掌...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描越黑,说的越来越不对,好像不管他说什么,他都是有罪的。

慈禧太后更生气了,对皇帝说:“恶人打了我们的小饺子,还先告状。一个外人敢这样欺负我皇室男人和皇帝。你可以忍,但你不忍心哀悼你的家人!”

魔帝苦笑了一下:“妈妈,这件事需要仔细调查,从长远的角度来讨论……”

“什么都要从长计议!你是在保护你姐夫!”太后很任性,直接下结论,“这样的人怎么配做家人?这么恶心的人竟然有产权!把头都砍了!”

智和余目瞪口呆...

他们来到皇宫诉苦,为了让皇帝为他们做主,为他们讨回公道,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太后要废此门,斩其首级?

兄弟俩当场被吓傻了。

因为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好像有种举石砸自己脚的感觉。

皇帝没想到太后会这么生气,就忍不住多看了太后一眼:“母亲...这个玩笑开大了……”

“母亲没有和你开玩笑,是皇帝干的,母亲告诉你一件事!”太后拉着皇帝坐下,严肃地看着魔帝:“这件事和今天的事有很大关系。可以说,如今龚喜家族的两个人就是因为这件事而胆大妄为。”

魔帝被太后关于这件事的话弄糊涂了。然而,安宁她看到她害怕直视比龚喜,安宁她有一张罗素的平静的脸...魔帝觉得今天有必要弄清楚这件事。

“妈妈,请说。”

但是,在太后说之前,她命令睿亲王:“去把龚喜小杨和他的仆人带进来。他们是证人。”

智、和俞一听到小杨这个名字,立刻就有了用石头砸自己脑袋的冲动...当他们看到罗素站在太后身旁,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时,他们立刻觉得自己要死了...

结束了...这是个陷阱!这是一个暴露当年事情的陷阱,把龚喜家的人都抓住了,他们两个太傻了,都傻到进去了...

智、于摇摇欲坠,脑浆空白。

接触罗素的水乡秋天

然而,他们还有最后的机会。没事的。他们应该没事。他们被派去杀死龚喜家族的小团体,甚至是杀手组织。应该没有证据了,也没有证据了。就算他们怀疑,证据呢?

智和于互相安慰着。

罗素看着他们,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当初从西域一路到帝都,她无能为力,龚喜家族势力强大,她很难撼动山势,于是走了一条迂回路线,一条高层路线。

罗素走过睿亲王和王太后的路线,然后站在这样的高度看龚喜一家...对方只是一个小山头,而她站在悬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山头。

知道时间过得很快,她要集中精力救南宫六爷,所以她要赶紧把九阳的脚弄上来。

罗素想半夜去找龚喜家族,但是这个计划成功率很低,所以罗素放弃了,然后她选择扳倒龚喜家族。

当龚喜家族成为小杨的龚喜家族时,它只有一英尺远,很容易被收购。

因此,当街景发生时,罗素做了一个小计划,龚喜一家落入了她的圈套。

看着龚喜羽脉的龚喜家族,在屹立千年之后终于崩溃了,罗素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微笑。

她只想得到九阳和一脚。当她帮助小杨得到龚喜家的时候,救她一命的善意将得到真正的回报。

给我做一只脚,还我一千次;在需要的时候接受滴水,我会用泉水来回报你的好意。这是罗素的行为准则。

没有人知道罗素是这起事件的幕后黑手。连魔帝和龚喜都想不到...这个在娇娇看起来很虚弱的小女孩有精力搬一个大家庭。

太后正在告诉皇帝罗素以前说过的话。

龚喜将军死后,龚喜·费瑟赶走了龚喜·斯普林。取而代之的是,龚喜家族易手了,龚喜·费瑟的年轻一代消灭了这个小集团并根除了它...听着,皇帝的眼睛里闪烁着两簇火焰!

太后详细讲述了龚喜小杨和罗素被一路追到北京的事。

魔帝盯着罗素:“太后说的是真的吗?!"

罗素点点头:“句句属实,我可以向上帝发誓。”

魔帝的目光又陷入了沉默...

PS:最后一页掉月票~ ~ _

太后又生气了:“姑娘把小饺子交给龚喜小杨打理。结果今天小饺子带着人上街,舞完马上出事了。小饺子,舞完说说你是怎么和龚喜小羊分开的。”

小王子突然眼睛一亮!

龚喜直直地看着小石头亮晶晶的眼睛,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小饺子在太后的腿上坐下来,对魔帝说:“我被城外焦云山的人带走了。那个人把我带到那里后,点燃了炸药,炸毁了焦云山。黄奶奶,如果饺子跑不快,你就永远见不到小饺子了!”

没人想到这么大的炸弹藏在小王子的嘴里!

带领小王子进山,然后引爆穿越云山...这太可怕了。这是龚喜家族的叛乱吗?!

原来小王子只是告诉太后他被拉走了,没说被炸飞了!

马上,太后把小石头抱在怀里,上下检查他的小身体:“小饺子,你被炸了吗?最近怎么样?你哪里受伤了?”

太后又急又气,浑身发抖。

“奶奶,你派来的卫兵很厉害。他们用身体保护我,所以他们没有受伤。只是冲击波太大,耳朵还嗡嗡响。我听不清楚。”小王子拉着太后的袖子,扁扁嘴,一副可怜相。

太后急着治太多,赶紧过来检查宝宝的身体。

魔帝生气了!

他可以纵容龚喜家族,但是如果他们把枪口对准皇室,那么龚喜家族就完了!

“我有证人!”小石头没有忘记补充一句:“之前带我去焦云山的那个人被我的卫兵抓住了。不信就提出来问话!”

小王子肯定而自信地说。

而这一刻,周围的人都被小王子的话给懵了。

龚喜直被一口鲜血憋在喉咙里!

他在盯着看余!

因为这件事完全是余交给的。

余看到那双恐怖的眼睛,吓得浑身发抖。他连连摆手:“不,我没有派人去炸小王子!我刚刚派人把小王子从龚喜小羊拉走,这样我就可以开始工作了。真的没有派人炸小王子!真的没有!!!"

所有人都看着惊慌失措的龚喜沮丧无语...

龚喜直有一口鲜血涌出...

“又是你,你和你!”余颤抖的手指指着,他恨不得把她撕碎!

又是这个罗素。她这次又用公开计划坑他了!

如果他不承认他是来追杀小王子的,那他就必须承认杀小王子的罪行……追杀小王子还是追杀小王子?当然是在小王子罪名更重之后!

所以,不管他愿不愿意,一定要承认!

“你!!!"余指着,摇摇晃晃地向射击去!

“小心!”魔帝一直关心罗素,她愿意在哪里受到伤害?

我看见他使劲拉,把罗素拉到身后。

原来指着的玉的剑,直奔。

“龚喜抑郁行刺陛下!结版杀!结版”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的匕首上余!

因为此刻,匕首真的直奔魔帝的心脏!

余不想,但因为惯性,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罗素站在魔帝身后。她知道,只要她轻轻把魔帝向前撞一撞,龚喜抑郁症的匕首就会刺穿魔帝的胸膛,龚喜家族就完蛋了。魔帝也是...

但是,当你想到太后对她的好,在你想到魔帝之前帮她一把时,最好不要这样忘恩负义。

罗素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时,龚喜发现大事不妙,猛地扑过去,抓住龚喜沮丧的后腿,猛地往后一推,喊道:“你疯了吗?要不要当众当着陛下的面杀人?!"

余被一拳打在墙上,砰的一声,头上打了几颗星,心里却欢喜...

幸好关键时刻被制止了,否则,否则...整个龚喜家族都会被财产所有权毁掉!

在的愤怒下,于刺杀皇帝被定性为尴尬的刺杀,最终挽救了家族的叛乱罪。然而太后已经怒了!

先是小王子被炸,然后罗素在她面前被杀,她老人家今天有点刺激。

“皇上!你会让他们乱来吗!”太后用手指着儿子,声音又气又急!

魔帝此刻板着脸,隐隐有怒气。

罗素是他最喜欢的人。虽然他还没有表明自己的心意,但魔帝已经把罗素当成了他的财产,所以龚喜的压抑行为已经彻底惹恼了他。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龚喜小杨来了!龚喜来了!”

“让他们进来!”魔帝的声音带来一丝寒意。

龚喜小杨和龚喜彪很快就进来了。当他们看到这么多人时,他们不禁想到了冷冷。

然而,当龚喜·小杨看到罗素时,他的心突然放下了。

魔帝仍然很平静。他瞥了小杨一眼,用冷冷的目光盯着余,又回到了已经歪歪斜斜的小楼。他冷冷地说:“于,你刚才承认你派人去杀了小杨。你还记得这个吗?”

龚喜·肖扬惊讶地睁开眼睛,这件事在天堂已经听说了吗?陛下已经在受审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家几千年前所受的侮辱一次就能挽回?

余只觉得浑身冰凉。

刚才发生了一系列的后续,他已经忘记了,但是现在已经被陛下提出来了。

直直的狠狠盯着余!

他所看到的,怎么能不明白于呢?是因为他明白,他哆嗦了一下。

“想想宫熙宁。”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宇!

余猛的咬紧牙关,跪在面前。他磕了三个头,大义凛然地说:“陛下,您没听错。果然是大臣派人追杀龚喜小杨!”

他们都惊讶地看到龚喜抑郁症。

龚喜小杨那边的拳头握得很紧!

承认吧!余承认他是冲着自己来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