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明升亚洲官方网站(中国)有限公司----七月樱花落(1/34)

明升亚洲官方网站(中国)有限公司 !

安若握紧他的手表,樱花睁大眼睛盯着第二只手。

你为什么不转身?为什么!樱花

那个男人已经来找她了。他蹲下身子,看了看表,笑了笑,“还有一分钟,宝贝,你输了。”

她输了,她输了...

安若愤怒地扔掉手表,愤怒地喊道:“你没告诉我你的力量会这么大!”

他转世成牛了吗?他为什么那么有实力?

不,牛没那么大力气。他根本不是人!

唐雨晨笑着伸手去捏她生气的小脸。“你出轨了?”

安若拍了拍他的手,很不服气地说:“从来没有,这次赌别的!”

当这个人从嘴里挤出笑容时,他的眼睛变得有点深邃。“你是不是反悔了?”

在他微微眯起的眼睛里,产生危险地光芒。

安若退缩了,他知道如果他再反抗,他会生气的。但是,她真的不想和他做,一点也不想!

“好吧,告诉我,你要作弊吗?”唐雨晨双手放在两边,靠在她的脸上。

他的脸近在咫尺,它冰冷深邃的轮廓应该很吸引人,但她看着就觉得他像魔鬼一样可怕。

是的,他是个魔鬼,是她一生的厄运和噩梦。

安若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睛说:“我不想作弊,我愿意赌博,我愿意输。”

男人弯下嘴,轻轻撒娇:“这是听话。”

他侧身一张帅气的脸,薄薄的嘴唇贴着她柔软的嘴唇,浅浅的吻了她一下,接着又是一个吻,只是这一次,力度加大了,吻得更深了。

安若的手指抓住软布沙发,默默地表达了她此刻的不适。男人抱住她的身体,把她娇小的抱在怀里,然后把她慢慢按倒在沙发上...

快半个月没碰过她的身体,一个一直禁欲的男人,就像一个刚吃完肉的小男孩,不停的向她要。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但是今晚,唐雨晨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他对她很温柔,一直努力让她享受幸福。

安若的头脑是空白色的,她认为,毕竟,她被魔鬼拖进了地狱,再也看不到光明。

折腾了一夜之后,当安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唐雨晨早就起床了,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安若在床上发呆了一会儿,然后迅速起身洗漱,下楼去吃饭,又问彩姐哪里有药店。

彩姐问她怎么了,不舒服。安若只是笑着说,有点老了。她没有药了,想买。

彩姐赶紧陪着她买药。到了药店,安若让彩姐在外面等她。

她走进去,一个人四处溜达,不得不出来把真相告诉蔡杰。她想买避孕药。但是,她不懂A国的语言,也不会说这里的语言。

彩姐笑笑,只是告诉她吃太多药对身体不好,但还是进去给她选了一瓶避孕药。

吃过药后,安若感到放心了。

以前是她不懂这些,所以不小心怀了个孩子。

你爱踢他的腿,樱花邓恩就得闪开,樱花不然就没孩子了。

你的爱使劲看着他,邓恩突然沉默了。

他能感觉到你的爱真的很悲伤。

“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低声说。

“你要知道,我会给你证据的。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想见你了,走吧!”你的爱说着大步走了。

邓恩试图抱住她,最后放弃了。

在这个时候,她什么也不会听...

但是他做错了什么?!

邓恩烦躁的在墙上打了一拳!

艾君回到卧室,锁上门,直接去了浴室。

她坐在浴缸里,开了头,洗了脸,以此来掩盖泪水。

她真的不想承认自己哭了,这是懦弱的表现。

但是真的很难过。跟死一样难过...

他们为什么要走这么远?

是唐恩变了,还是他一直在欺骗她?

他的深情温柔,他的善良,都是装的?

如果他是装的,不得不说他演技很好,全家都被他骗了。

但他为什么要假装?为了阮的钱和权?

那他为什么从来不占阮家的便宜,或者说他打算占阮家的便宜呢?

如果是真的,他太可怕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但他厌倦了寻找新鲜感。

和她在一起真的很难,不仅要承受家人的考验,还要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不去碰她。

他是个正常人,但不能碰未婚妻。他心里肯定不平衡。

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他和别的女人上床。

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

她无法接受这两种可能性。

如果他真的受不了,可以分手!你为什么要伤害她,欺骗她...

难道他不知道事件的后果很严重吗?!

想到这,你爱吐槽自己。

他如此,她应该还是下意识的保护他,不要把事情捅出去。

她不敢让家人知道多恩做了什么。她害怕多恩承受不了他们的报复。

原来她对他的爱比她想象的还要多。

但是,这份爱就此打住,她会放了他,只是作为他对她的好的回报。

你爱取消婚礼,阮一回来就知道。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她在哪里?”

“我没下楼。”江予菲叹了口气。“我觉得她看起来很伤心,但是我问过邓恩,邓恩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样。”

陈俊冷冷地说:“会不会是他背着你做了什么事,被你的爱情知道了?”

“让人调查。”阮天玲淡淡道。

陈俊点点头:“我稍后再安排。”

如果邓恩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他!

阮、很担心小君的爱情。他对江予菲说:“去叫她下来。我会和她谈的。”

“好吧。”江予菲起身向楼上走去。

她来到君爱卧室门口,敲了敲门。“君爱,你父亲回来了。他想和你谈谈。"

"..."里面没人回应她。

“艾君,你能先开门吗?”江予菲敲了一会儿,但一直没有动静。

她皱起眉头,樱花担心君爱会出事。

正打算去找仆人拿钥匙,樱花门突然被打开了——

艾君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头发湿漉漉的,不停地滴水。

她的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

江予菲被她的外表吓了一跳。

她把她推进去。“为什么不把头发擦干?”

据她坐在床上说,江予菲去了洗手间,拿了一条干毛巾擦头发。

你爱吊眼睛,没表情。

江予菲擦了擦头发,找到吹风机帮她吹干。

最后,她帮她把头发梳整齐。

自始至终,江予菲什么也没问,艾君什么也没说。

“爸爸跟我说了什么?”你的爱突然问,但是声音嘶哑。

这样她就知道自己哭了很久了。

江予菲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她的头。“你爸爸看到你肯定会难受的。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见。”

“嗯……”你的爱没有主见。她现在真的不想见任何人,主要是太尴尬了。

江予菲拥抱了她。“妈妈知道你很难受,但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谢谢妈妈。”艾君不敢看她。她害怕自己会哭。

“早点睡觉,好好睡一觉。”

“嗯。”

江予菲只是放开她,走出房间,为她关上门。

她又下楼,阮田零问她:“你的爱在哪里?”

“她有点不舒服,所以我会让她休息。明天告诉她一件事。”

阮,想了一想,点了点头:“好。但是她没事吧?”

“我觉得还好。”哭过之后应该就不那么难受了。

看她刚才的样子,我知道她还是很理智的,剩下的就是给她时间冷静下来。

她很了解这些阮家的成员,很强势。他们不希望自己一团乱麻的时候被人看见。

阮,点点头:“让她先歇着。”

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冰冷的。

他女儿从来没有难过过,他也不会放过那个给她造成痛苦的人!

陈俊站起来说:“明天我们来谈谈你的爱情。今晚让她先休息。”

他也不会放过那些惹她生气的人。

大家都没问题,就先去吃饭,然后回各自房间休息。

本来这一天,他们应该是幸福的。

丁不仅恢复了她的味觉,还怀孕了。可惜你的爱情出了问题,所以气氛不是很好。

也许明天,会发生更多的事情。

那天晚上,很多人没有睡着。

尤其是艾君和邓恩,他们整晚根本没合眼。

晚上邓恩给君爱打了好几次电话,君爱都不接,就给她发短信,君爱干脆关机。

然后半夜,艾君突然起床,打开电脑登录邮箱。

她复制了一份视频,发给邓恩,并给他写了一些文字。

内容无非就是,如果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再来找她,她会告诉家人,他们不适合分手。她不会透露他出轨的信息,让他放心,阮家人不会报复他。但是,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如果他不放弃,她会对他无礼。

七月樱花落

送过去之后,樱花君爱关掉电脑,樱花打算再也不看唐恩发的邮件了。

而唐恩看了艾君发来的邮件,整个人都傻了。

第二天一早,阮家除了君爱,其他人都起床了。

在艾君下楼之前,她穿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化了妆,在开门之前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漂亮。

此时,阮应该早就去上班了。

但这一天,大家都在家,等着她。

你喜欢在客厅里看到他们,你就会知道他们的目的。

很少化妆,但阮田零看到她脸上精心的妆容时皱起了眉头。

江予菲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先去吃早饭,我妈还没吃饭,我们一起吃吧。”

“好。”你爱扯出笑容,若无其事。

江予菲带她去了餐厅。你像往常一样爱吃东西,他的胃口看起来很好。

只是江予菲仍然能感觉到她在假装坚强。

“艾君,唐恩来得很早。他在外面。没有你的允许,我们不让他进来。”江予菲突然对她说。

小君爱吃的动作停了,她一脸漠然:“别让他进来,我跟他没关系。”

“先不说这个,赶紧吃吧。”

你喜欢一直吃。

吃了点东西,她跟着江予菲回到客厅。

阮,看着她,直接说:“你坐下,把事情说清楚。为什么要取消婚礼?你和邓恩之间发生了什么?”

艾君早就想说:“我不爱他,我突然发现我对他失去了兴趣,仅此而已。”

我谁都不信。

“说实话。”阮天玲盯着她。

“这是事实,我就是不爱他。”

“你是在为他辩护吗?”阮就是这么犀利。

艾君摇摇头。“不,没有人能把感情的事情说清楚。我突然不爱他们了。就是这样。”

江予菲劝她:“艾君,如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怎么处理你和他之间的事情?取消婚礼肯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我不爱他。”

“你到底爱不爱他?我们有眼睛。如果你不想说,我们不会强迫你,但邓恩可能想说点什么。”

陈俊回答说:“他在外面。让他进来。看看他能说什么!”

“别让他进来!”艾君拒绝了,“我不想见他!”

“那你回避一下。”严的语气充满了威严。“我一定要搞清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爸爸,你不要介意这件事……”

“除非你不是我女儿!”

你的爱不会说话。

坐在她旁边的丁拉着她的手。“我不知道你和唐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真的爱你。也许你们之间有些误会。”

小葵也点点头:“是啊,万一误会了,你没错过吗?”让他进来,说清楚,现在就破。"

艾君想了想,只好点头:“好,让他进来!”

仆人被告知后去开门了。

邓恩快步大步走了进来。他一进来,眼睛就锁定了你的爱。

他用漆黑的眼睛看着她,而你的爱只给他一个淡淡的眼神。邓恩心里很不爽。

原来他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看到他还在盯着你的爱,樱花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江予菲不禁咳嗽起来。

邓恩回过神来,樱花微微点头向大家致敬,然后手里拿着一张CD放在桌子上。

人家不懂他的行为,你的爱皱眉。

他活腻了吗?!

“这是什么?”陈俊淡淡地问道。

唐恩说:“这是艾君昨天发给我的视频,我把它做成CD。艾君就是因为这个才取消了和我的婚礼的。”

艾君赶紧站起来:“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邓恩和她对视,他抿唇开口,“够了!但是里面的人不是我!”

“你以为我会认错你吗?”

“刚开始看的时候,我以为是我。我不知道我做过那种事。但我看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不同的地方。”

你爱微愣,真的不是他吗?

但那显然是他...

唐恩柔声道,“你爱的那个人,真的不是我,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你的爱半信半疑。

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但她想。

“是什么?”阮天玲皱眉。

“去玩吧。”他命令陈俊。

陈俊拿着光盘,走到电视机前,把它放进了激光唱机。

在电视打开画面出现之前,我听到了男女暧昧的喘息声。

声音模糊而沉重,但在场的人听了就知道是什么了...

画面出现了,先是他们看到一男一女裸体,然后是一个男人的脸!

男人的脸只出现了很短的一秒钟,但他们看得足够清楚。

那个人就是黎明!

每个人都很惊讶——

不要打开你的脸,你爱。她每次看都很痛苦。

邓恩一脸呆滞:“那不是我,我没碰过任何女人!”

阮天玲脸色很难看,“不是你,他跟你长得这么像?你们几乎一模一样!”

邓恩大度地迎着他的目光,“我知道。连我都怀疑是我,但他真的不是我。我没做过那样的事。如果我有半句谎言,就让我自然死亡!”

艾君忍不住看着他……她真的误解他了吗?

唐恩也看着她,“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显然对方的目的是疏远我们的关系。我不怕被调查。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我不想背这个黑锅。”

“真的不是你吗?”你不禁要问。

“没有,仔细看,那人肤色没有我黑,他的手也不是我的手。”

你喜欢你会注意这些细节的地方。

当她看到唐恩的脸时,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的心完全被愤怒和悲伤占据了。

总之,她平时很聪明,遇到这种事就傻。

陈俊把视频倒过来,固定在那个人的手上。

他把邓恩拉过来,伸出手来做比较——

图中,男人的手有点短,没有唐恩的手长,也没有唐恩的手指好看。

但是图片有点模糊,而且是用手机拍的,质量不够好。

可能是因为角度和画质的原因,所以有点不一样。

陈俊提出了这个说法。

唐没有惊慌,只是慢慢地说:“他的身体肯定和我的不一样。”

说完,樱花他不怕失礼,樱花当着所有人的面脱衣服。

邓恩展示了他瘦削的上半身。

他的身体很强壮,有点小麦色,肌肉恰到好处,很美。

视频中,男子的身体虽然强壮,但明显没有唐恩的细腻。

邓恩的身体经过多年训练。

现在,物理对比很明显。

“他真的不是我。”唐恩低沉地强调,“我心里只爱一个人,不能碰别的女人。”

小葵平静地说:“会不会有人很容易长得像你?如果你找了一个和你有些相似的人,然后化妆,至少可以保证你有一个和你相似的* *分。”

陈俊点点头。“有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并不太困难。"

他们彼此都有联系。

君爱也学过异装癖,但是很多年没联系了,突然被撞了,一时没想起来。

现在想来,视频里的男人真的很容易长得像多恩。

她真的错怪他了!

艾君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感到非常内疚。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邓恩很快抱住了她的身体,一种恢复的兴奋涌上了她的心头。

“没关系,只要你相信我。”

艾君仍然非常内疚。“邓恩,我真的很抱歉。”

邓恩吻了她的前额。“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

如果是他,他会失去控制,失去理智。

既然艾君可以信任他,他已经很高兴了。

艾君抬起头,眼里含着泪水。然后她踮起脚吻了他的嘴唇。

邓恩马上回应她,两个人形影不离,没有一个...

江予菲他们回头,没有人好意思看他们两个。

阮天玲很不高兴,他还坐在这里!

“咳咳!”他咳嗽得很厉害。

艾君和邓恩醒来,心虚地分开了。

“过来坐下!你给我穿上衣服!”后一句话,他是直接点唐恩。

邓恩拿起他的衣服,迅速穿上。你爱帮他收拾,然后带他一起坐下。

阮、说:“这件事显然是有人陷害多恩。”

他看着君哀:“光盘是写给你的吗?”

艾君点点头:“是昨天发给我的,没有发件人的信息。”

阮点了点头:“对方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把唐恩和艾君的关系分开。”

江予菲皱着眉头说道:“艾君和唐恩分开了。对方能得到什么好处?”

"会不会是有人爱多恩或艾君,所以他们这样做了?"丁猜到了。

主要是因为她刚刚经历了徐梦瑶,很容易去想它。

艾君摇摇头。“没有人喜欢我。大家都知道我和邓恩订婚了,从来没有人打扰过我。但绝对不是刘易斯。刘易斯和他的女朋友关系很好。他们都要结婚了。”

邓恩说:“我也相信那不是刘易斯。”

“那对方的目的是为了得到邓恩?”江予菲猜到了。

邓恩皱眉,但是喜欢他的人还真不少。

公司里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问题是,他们似乎没有做这种事的心和勇气。

七月樱花落

邓恩摇摇头。“我只知道公司里有些女员工。但即使我与艾君分离,樱花也不可能与他们交谈。”

“对你有什么特别的追求吗?”江予菲又问道。

多恩看着艾君,樱花艾君撅着嘴,“昨天,有人抱着他,并承认了。女人的胸很大,和视频里一样大。”

邓恩意识到艾君昨天决定了他作弊的原因。

她以为他看上了那个胸大的女人。

陈俊冷冷地说,“让我们从这个女人开始。也许是她干的!”

邓恩没意见,只要能洗清罪名,想干嘛干嘛。

事情商定后,艾君带多恩上楼。

进了卧室,她关上门,心虚地看着他:“对不起,我应该相信你的。”

邓恩突然拉了拉她的身体,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他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一下。你喜欢呻吟,唱歌,回应他。

两个人激情忘我地吻了很久才分手。

唐恩的额头紧贴着她,他微微喘息着,用深邃而炽热的目光看着她。

“以后不要说再见了!”

艾君点点头:“别说了。”

“再遇到这种事,你得问我,你自己猜不出来。”

“不敢!”这一次之后,她哪里敢了?

唐恩抚摸着她的脸颊。“相信我……”

“嗯!”你的爱重重地点点头。

邓恩微微笑了笑。“这次我原谅你,下次我再也不原谅你了!”

你爱头疼,”说着就没有下次了。除非你真的出轨了!”

邓恩勾住她的腰。“你以为我会出轨吗?”

你充满爱意的眼神。“谁知道呢?男人喜新厌旧。”

“但我觉得你爸和你妈关系一直很好。”

艾君笑着说:“他们以前感情不好。后来他们经历了很多磨难才去世。”

“你以为我们一定要吃苦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经历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经历更多的苦难了。”

邓恩的眼神温柔深情。

“我只想早点把你娶回家,和你在一起天天开心。”

“不累?”

“无聊吗?”

君爱摇头。“我不会。”

“我也不会。就算你累了,我也不会。”

艾君甜甜地笑了。“都说女人重感情,男人重感情。为什么这么依恋感情?”

“因为对象是你。”

多恩深情的眼神不言自明。

因为是你,他永远不会无聊,不会出轨。

艾君被感动了。她搂住他的脖子,微微开口:“多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管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当你还爱我的时候,我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即使以后我们分开了,这段记忆也足够我重温一生……”

邓恩紧紧地拥抱着她,笑了。“傻瓜,不会有那一天的。不会有死亡。”

他如此爱她,以至于他尽最大努力得到她的爱。他来不及珍惜。他怎么能抛弃它呢?

如果他抛弃了这么好的女孩,恐怕他会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你的爱,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

别忘了读虞姬的新书《黑帝的特别宠物:早上好,8号新娘》

邓恩郑重地说了他的承诺。

艾君突然脸红了。“讨厌,樱花我从来不哭。”

她努力睁大眼睛,樱花眼里的泪水很快就干了。

邓恩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有一些血丝。

他皱起眉头:“你昨晚睡着了吗?”

“我睡着了。”君爱说谎。

邓恩的眼睛变暗了。“我没有睡着。我整晚都在想你。我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你。”

“想着你要取消婚礼,以陌生人的身份和我分手,我等不及要逮捕你了!”

“你的想法太改变了~状态……”

唐恩突然收紧身体,艾君突然呼吸困难。

“会有更多的变化~状态!我甚至想过,如果你不嫁给我,那么不管你嫁给谁,我都会杀了他!”

艾君有点惊讶,他的想法让她非常震惊。

唐恩害怕吓到她,这很快软化了她的表情。

他用脸摩擦她光滑的脸。"艾君,这辈子别离开我,好吗?"

“你离开我怎么办?”

这件事之后,艾君承认自己有点患得患失,没有那么自信。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

“唐恩,我们不结婚,你不能碰我,你心里不委屈,不平衡吗?你有没有想过找个女人解决你的需求……”艾君问她怎么想的。

邓恩皱起了眉头。“你凭什么这么想?”

“男人没有需求吗?”

“不结婚,不碰你,这是我说的,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我对你的尊重。既然能提出来,自然就能做到。我心里全是你,我对别的女人没兴趣,我也不会碰她们!”

“真的?”你的爱已经被相信了。

邓恩突然在她耳边吹气,“不信你能验货。”

“第一次没见过,你可以查,现在可以了。”说完,他的身体摩擦着她。

艾君立即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她脸红了,把他推开:“谁要验货!”

邓恩突然把她推倒在床上,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你真的要查吗?”错过这个机会只能等到下次结婚了?"

“不检查!”小君喜欢盯着他看。

“我不是男的怎么办?”邓恩开玩笑地问道。

君爱眯眼,做个危险的表情:“如果你不是,那我就踢你!也让你非人一辈子!”

邓恩身上全是黑线。“宝贝,你太强悍了。”

君爱突然轻轻一笑:“不惹我我还是很温柔的。”

邓恩吻了她的嘴唇。“没有出路。我只能一辈子远离你。我会供给你,宠你。我不会让你生气的。不然我的下场不是很惨吗?”

艾君骄傲地扬起眉毛:“知道就好!”

唐恩看着她可爱的表情,心里一动。他低下头,又吻了她一下,舌头几乎伸进了她的喉咙。

正当他们互相亲吻时,门突然响了。

“艾君,你父亲告诉你说话后下楼去,不要在房间里呆太久。”外面是江予菲的声音。

你很喜欢,忍不住捂脸。

他们怀疑自己在房间里做了什么坏事吗?

七月樱花落

即使你怀疑,樱花也要微妙...

知道唐恩是被陷害的,樱花阮家人肯定会帮他查出是谁陷害他的。

邓恩自己也不会放过那个人。

经过两天的调查,他们已经查明了一切。

邓恩走进办公室。

他按下内线,淡淡地对助手说:“企划部的朱让她今天就打包辞职。”

助手惊呆了,但什么也没问:“好的。”

不久,收到了朱的免职通知。她非常惊讶。为什么她必须被解雇?

“我要见总统!”她冲到总统办公室外面,对守在外面的助理说。

助理表情冷漠:“你也能见总统?你没被解雇吗?违约金也给你了,你可以直接走。”

“我没做错什么吧?为什么要辞退我?”朱对很是冤枉。“我要见总统!”

“我说放开你!”

“不行,我必须见总统!”秀梨竹推开他,直接敲门。

“进来。”唐恩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听到他们两个在外面说话。

秀秀-梨竹得意地瞥了助手一眼,推门进去了。

她一进去,表情就变了,变得很委屈。

“总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解雇我,我没有做错什么。”

邓恩严厉地盯着她。“你怎么看?”

朱想了一会儿,说:“是因为我向你坦白,你才要辞退我吗?我...我喜欢你。没毛病!”

邓恩淡淡地勾勾嘴唇:“我辞退你,只是觉得你不适合我们公司,你去吧,说不定有更好的公司适合你。”

朱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主席,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为什么我不适合公司?”

“你心里很清楚。”

“不,我不知道!”

唐不想和这个人废话。他冷冷地说:“朱小姐和外面的公司串通了什么?我已经查清楚了。我也把证据交给了警察。如果不知道,可以去派出所问问。”

秀秀——梨竹刷地白了脸!

她的所作所为被揭露了?不可能的...

唐恩冷冷的看着她,“你的那种伎俩,以为你能搞垮我的公司吗?!你太过分了!滚出去!”

“总统,我是被逼的——”修-朱莉立刻跪在地上,哭得很伤心。

她一直求饶,说是对方逼的,是对方威胁她才让她这么做的。

但邓恩一点也不想听,助理也很懂事,就立刻叫来保安,把朱带走了。

警方也很快确认确实是一家公司,为了搞垮邓恩的公司,有人拍了这样的视频。

把视频发给君爱的目的是和邓恩分手。

为了报复唐恩,阮家自然会打压他的公司,让他破产。

对方算盘打得不错,可惜勾心斗角被抓了。

视频中的女主角是朱。

她利用了对方,想到了拆散多恩和君爱,于是就有机会做了那样的事。

但后来,都被抓了。

这件事很快就被发现了,君爱和邓恩在暴风雨过后自然会平静下来。

同时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不久,徐梦瑶的案子也被审查了。

徐梦瑶被判多项罪名成立,樱花但最终她只被判十年监禁。几年来,樱花是她叔叔花了很大力气减轻对她的惩罚。

当丁怀孕快两个月的时候,她庆祝了的20岁生日。

过完生日,她要举行婚礼,嫁给多恩。

可以说,这也是她最后一个单身生日。

为了庆祝她的生日,全家人绞尽脑汁,想送她什么样的礼物。

然而,邓恩的礼物是最特别的。

他给了君爱一栋漂亮的别墅。

别墅的装修风格是你最喜欢的,家具也是。

这座别墅将是他们婚后居住的地方。

别墅还有游泳池,花园,配套齐全。

别墅自然是写在你的爱情名下的,同时,唐恩给了你爱情公司20%的股份。

多恩拥有公司70%的股份,他给了她20%。

别看这20%不算多,但是每年的分红是非常可观的,是邓恩热爱你的生活的保证。

甚至,他把自己的钱转到了他们的共同账户上。

最让人吃惊的是他签了结婚协议。

根据协议,艾君对其财产享有一半的绝对控制权。

一半,虽然不是全部,足以显示邓恩对彼此的尊重。他不仅尊重自己,也尊重她。大家都可以接受,一方也不会有很重的负担。

还没结婚,唐恩送了那么多嫁妆,阮田零不想让他们结婚。

君爱过了20岁生日,马上就要结婚了。

这是阮家的最后一场婚礼。自然大家都会参加。

莫兰等人会来,只是比较郁闷。

一两年几次,是不是太频繁了?

家里的孩子,能不能不那么勤快的结婚?让他们这一个孩子没结婚,那我呢。

但是埃文还年轻,比君爱小一点,现在结婚真的太早了。

你可爱的婚礼非常隆重。

嫁妆可谓红妆十里。阮、给的嫁妆和唐恩给的一样多。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号码,没有人按任何人。

阮天玲想多给点,但被江予菲阻止了。

想给就偷偷给你,不要明目张胆的给。

毕竟我要照顾多恩的自尊。

再说多恩给的嫁妆够多了,够吓人的。阮、给的聘礼太多,令人厌烦。

阮天玲也想过,也没打算给太多。

其实只要孩子努力成功,钱给得多给得少,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们会努力工作,自己创造更多的财富。

结婚那天,你的爱是悲伤的,也是快乐的。

怀里抱着阮,哭了半天,不肯放手。

阮天玲也舍不得,但还是把她的手交给了天明。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吓唬吓唬他,但阮田零没有。

他只是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我已经把女儿给你了。以一个父亲的名义,恳求你对她好,爱她,照顾好她一辈子。而我的女儿值得你所有的爱。”

听到这句话,艾君崩溃了,又哭了。

但是让他继续训练,樱花万一他真的有兴趣呢?

陈俊不禁咒骂道:“该死的——”

叶笑言被他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安森,樱花你真的生气了吗?”

完全没有。

但是他的脸色真的不好。

陈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总之,保重!”

最好不要真的揪心。

说完,陈君大步走了。

他不能继续面对叶笑言,否则他会更加无法控制。

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下来,抑郁。

叶笑言看到他这个样子,他很担心他会再次生气,并且不要和他交朋友。

他非常不愿意放弃他的朋友。

“安森......”叶笑言赶上来了。

“闭嘴!我现在不想见你!”陈俊瞪了他一眼,继续大步走开了。

叶笑言错愕了一下,心里突然有些紧张。

那种不安就像是被抛弃的不安...

他被抛弃过很多次。

他以为自己和安森会是一辈子的朋友,他把安森当成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

他失去了家人,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他。

安森真的生气疏远了怎么办?

叶笑言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他跟着安森,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跟着他。

陈俊回到宿舍,叶笑言跟在后面。

他们上了楼,脚步又重又轻。

在顶楼,陈俊拿出钥匙开门。

叶笑言鼓起勇气走到他身后:“安森,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你失望了!”

陈俊的手停了下来。他没有回答。他打开门,进了房间。

叶笑言跟了进来:“我说的是真的!况且这种测试对我也没什么用。我不是那么容易动心和迷茫的。我对朵拉修女一无所知。”

陈俊回头冷笑道:“你想都没想就让她成功了?也许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对她做的更多!”

叶笑言觉得他的语气很奇怪。至于哪里奇怪,他一时想不明白。

他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朵拉姐姐其实人很好。她只是嘴不好,其实并没有真的对我这样。”

听到他为多拉说话,陈俊又生气了。

他背对着他,双手放在臀部。“走吧,走吧,我真的好管闲事!就算你真的和朵拉有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笑言走向他,抬头看着他。“安森,我知道你对我好,怕我考不上。我不是不喜欢你多管闲事,我很感谢你,真的。”

陈俊的脸色稍微好一些。

“只要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那些女人没心没肺。他们不会负责引诱和迷惑你。你现在不算年轻,成绩也不错。不要偶然发现它。”

叶笑言点点头:“我知道!”

然后他神秘地笑了笑:“其实你不说,我也不会喜欢他们。这个你永远不用担心。”

陈俊很困惑:“为什么?是因为你不喜欢杀人的女人吗?”

“不,我不喜欢女生。”叶笑言说着,发现自己失言了。

!!

他现在是个男孩。男生怎么会不喜欢一个女生?

不喜欢女生就喜欢男生吗?

陈俊显然也想到了。

他记得叶笑言去年送给他的两件礼物...

陈俊的心又开始激动起来。

他盯着叶笑言,樱花冲动地问道:“你真的喜欢男人吗?”

叶笑言急忙摇头:“不……”

“别骗我!樱花”陈俊的声音非常尖锐。

叶笑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真正的性别是女生,他真的喜欢男生,但那是未来。

他现在不喜欢人,也许以后还会有人…

女生喜欢男生很自然。

但是他还不喜欢男生。他不喜欢女孩和男孩。

他觉得爱情离他太远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

但他的犹豫,在陈俊看来是默认了。

陈俊的眼睛变得更深了,他的胸部微微起伏,他觉得他控制不住自己。

“你喜欢杰克吗?”他突然问道。

叶笑言震惊了。“没有!”

“那你喜欢谁?”他盯着他问道。

“没人喜欢……”

陈俊凝视着。“难道你在岛上呆了这么久,没有人能让你在乎吗?”

即使他被栽在他手里,他也不可能比他更专心。

他不是绅士齐家,他在情感上的心理年龄还不到十岁。

他是一个不在乎什么时候开始明白的人。

叶笑言显然太早熟了。岛上的男生女生都很优秀。他不可能是一个不用心的人。

“没有一点好感的人吗?”陈俊又问道。

叶笑言迅速瞥了他一眼,否认道:“没有……”

陈俊突然想到,叶笑言的朋友多年来只是他们中的几个。

他和别人不是很亲近。

唯一的杰克,他也不喜欢。

布兰奇,他不会喜欢的,至少他没有发现布兰奇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当然,不排除叶笑言心里有喜欢的人,但他从来没有接触过。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谁都不喜欢?”陈俊再次证实了这一点。

叶笑言没有直接回答。

“你说的亲情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指爱情,那真的不是。”

“你不是说爱情吗?”陈俊问道。

叶笑言看着他说:“就友谊而言,我最喜欢的人是你。”

陈俊怔住,他没想到叶笑言会说出这句话。

“最多?”

叶笑言点点头,他有点尴尬:“是的,我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刚才你问我在乎谁,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发现我在乎你。当然,安迪、安妮、迈克都是我的朋友,但在我眼里,他们像兄弟姐妹,不像朋友。”

陈俊的心跳有点快,他觉得整个人有点飘忽不定。

虽然叶笑言说的话充满了友谊,但他听后心里很甜。

不管叶笑言说什么感情。

至少到目前为止,叶笑言最关心他...

“我一直是说你,一直是命令你,你还这样对我?”他盯着他问,他的声音很柔和,他甚至没有注意到。

!!

叶笑言笑了:“是的,樱花我也觉得很奇怪,樱花为什么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生气。不过,我知道很多时候你对我好,你不会伤害我。”

陈俊扬起眉毛。“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吗?我想害你怎么办?”

叶笑言坚定地摇摇头:“你不会伤害我的。”

“为什么?”他哪里来的自信?

叶笑言觉得他不会伤害他。

他们小时候在一起呆过一段时间。在他心里,安森是现在离他最近的人。

因为童年的回忆,他特别信任他。

“你从未伤害过我,是吗?另外,我相信你。”叶笑言笑了。

陈俊不禁想道。

如果叶笑言知道自己的想法,他就不会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令人费解的是,他在叶笑言的脑子里玩了一个恶作剧。

陈俊走近他,低声说道:“如果我对你有别的计划呢?”

叶笑言眨着眼睛,迷惑不解:“什么企图?”

“比如我看上你了怎么办?”

"..."叶笑言惊呆了,随即大笑起来。“你怎么会看上我?我是男生!”

“谁规定我不能喜欢男人?”陈俊挑起他的下巴。“男人长得这么漂亮,不仅能勾搭吸引女人,还能勾搭吸引男人。”

叶笑言想到了尼尔和杰克。

他张开手,低下了头。“别逗我了,我也不想变成这样。”

如果他长得丑,他会更像个男孩。

以免总是被人怀疑性别,总是被人针对...

“不想长成这样是因为不想勾~引男人?”陈俊问道。

叶笑言点点头:“算是吧。”

陈俊突然意味深长地说:“其实,喜欢男人没什么。”

叶笑言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他,安森是个很正常的男生。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不觉得这很不正常吗?”

陈俊对他以前说的话感到恼火。他曾经用仇恨变态来攻击叶笑言。

“看情况。有时候,遇到喜欢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无能为力。我说你可以喜欢男人,不是说你是同性恋,而是说当你遇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如果他是男人,你也可以喜欢。”

叶笑言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陈俊莫名其妙地恼火了。他暗示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不可能,所以不要期待!

“算了,告诉你这些你不懂的。我觉得你很聪明,但是智商比情商高。简而言之,你可以通过这个测试。”陈俊渐渐平静下来。

他发现他今天有点粗鲁,所以叶笑言应该从来没有意识到任何事情。

他开始疏远他,因为他害怕他会注意到。

杰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现在说这些,真的太早了,他不知道叶笑言会有什么反应。

毕竟这方面他还真的不开窍。连女生都不喜欢。他肯定还没开始明白。

反正他们还有大把时间。他不着急。

其实对于安森,叶笑言能理解,只是没有任何感情和经验。

!!

安森是对的。他智商比情商高。

但是,樱花在他看来,樱花最重要的是智商,情商没用。

叶笑言点点头:“我知道,我会通过这次考验。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以任何方式为难你,是吗?”

陈俊很无奈。

他今天说了这么多,叶笑言仍然认为他很生气,因为他对他很失望。

“你以为你不够优秀,我就觉得你没有资格做我的朋友?”他问。

叶笑言严肃地说:“当然。你这么好,一定要当好你的朋友。如果我不辜负大家的期望,你们会很失望的。”

陈俊头疼。”他无奈地说...你说得对,是这样的。”

叶笑言不认为安森是一个势利眼。

反正在他看来,安森做什么都是对的。

他答应:“总之你放心,我会通过考验的,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

“什么都可以?”陈俊忍不住问。

叶笑言点点头:“嗯,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你不喜欢的东西肯定是错的,我也不会做错的。”

陈俊的眼睛微微闪光。他没想到叶笑言会听他这么多。

他忍不住笑了。“你说得对。我反对你的一切都是错的。为了你好,我反对它。虽然你不傻,但你知道的没有我多,所以你听我的是明智的选择。”

叶笑言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肚子是黑色的。

“这个我一直都知道。”他也笑着答应了。

陈俊笑了,今天的沮丧消失了。

"在这种情况下,记得通过这个测试,并且永远保持内心安静."

“我会的!”叶笑言认真保证。

“嗯,我也愿意相信你。接下来就是看你的表现了。”

“那么你现在不生气了?”叶笑言问道。

陈俊笑着点点头:“别生气。”

反正生气也没用。叶笑言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听到他的话,叶笑言更开心了。

只要他不生气。

至于安森今天说的话,他当是开玩笑。

安森会看上他,对他来说完全不可能。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叶笑言继续练习针灸。

朵拉已经放弃了他,不再试图引诱和迷惑他。基本上她已经默认通过测试了。

当着色~诱导这个过程时,对他来说已经不再困难了,这让叶笑言大大松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必要和朵拉竞争,但叶笑言仍在努力研究穴位。

吉多不压自己。他觉得学会点很有用。

至少可以轻松制服对手。

时间总是在岛上飞逝。

很快,半年的色诱课程结束了。

米砂宣布他们都通过了测试。

布兰奇和另外两个学生爱上了他们的训练伙伴,但他们保持头脑清醒,什么也没做。

他们经受住了诱惑和迷茫,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甚至,他们主动提出分手,果断处理了关系。

他们可以在恋爱中突然简单的分手,让人佩服。

!!

但也有道理,樱花毕竟大家都只是玩玩而已,樱花不是真的。

他们都知道什么对他们最重要。

总之他们六个人都不会轻易陷入感情,也不会轻易被诱惑和迷惑。

但可以看出,叶笑言的三种性格更好。

这不是真的。他们对玩没有兴趣。

与此同时,米砂和其他大师都在为他们三个担心。

怕他们以后陷入感情纠纷,难以自拔。

当然,这样的担忧是专门针对叶笑言的,陈俊和君齐家以后都不会是杀手。

在米砂看来,叶笑言很优秀,将来有可能继承她的位置。

她发现叶笑言是一个多愁善感、心地善良的人。

她担心叶笑言不是冷血动物,将来会被感情所困。

然而,这并不是不可避免的。

让叶笑言知道对他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他一定会为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做出选择和牺牲。

只要他能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叶笑言认为,只要他通过了这次考试,他就不会被选中接受秘密训练。

然而,半个月后,他突然被米砂单独叫走了。

“米砂大师,你说什么?”叶笑言睁大了眼睛,错愕地看着米砂。

米砂重复道:“经过我们的调查,你的技能和能力都很好。所以,上面决定加大培养你的力度,打算让你参加一个秘密训练。”

其他人听到这个可能会很高兴。

但是叶笑言不高兴。

他不知道什么是秘密训练,但他总是怀疑这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每年选的人都不是最好的,最好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秘密训练不好。

“但是...有比我更优秀的人,为什么选择我呢?”叶笑言假装不明白的问。

米砂笑着说:“我们当然有选择你的理由。总之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你怎么看,接受吧?”

“我可以选择吗?”叶笑言疑惑了。

米砂严肃地说,“确切地说,你别无选择。你知道你为什么别无选择吗?”

叶笑言点点头,“我知道。我的生活属于南宫家。如果它决定我做什么,我只能做。”

“你可以这么想。我们的一生都是老板给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次你不能拒绝选择你,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是不是觉得不服气?”

叶笑言忙摇摇头,他哪里敢有这个想法。

“没有,我只是出了点意外...米砂大师,我能知道这是什么训练吗?”叶笑言基本上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尽管他不想去,但他仍然不得不接受。

米砂软化了脸:“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训练。每年挑选出来的人都有不同的培训内容。你要做的就是服从安排。”

"...你什么时候离开?”

“就最近,时间确定了我再找你。”

叶笑言告别了米砂,直接去了海边。

他想一个人的时候会来这里。

坐在沙滩上,看着海边,叶笑言的心情很复杂。

!!

此章加到书签